潇湘书院公众号

  李蒙向来不肯委屈自己,又怎么肯委屈自己的肚子。

  实在是肚子饿的咕咕叫了几回了。

  小八还在摆谱,说实话,昨夜的事对方有什么好生气的。

  她不过是逗弄一下他罢了。

  这是小气,她又不会真的和他生小猴子,想的多。

  既然他还在生闷气,她也不好去打扰,就先吃为敬了。

  “这个时辰你姐夫还没有出来,肯定是昨天没休息好,我们先吃,等他睡一觉吧。”

  李蒙这么体贴入微,李宛自然也不好说什么,至于为何没休息好,李宛的脸颊烧起了两朵火云……

  今日吹着徐徐凉风,又没有太阳,李蒙心情大好。

  连稀粥都添了第二碗。

  今天的日子吃火锅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她怀念麻辣爽口的火锅了。

  “咚咚咚……”

  大院门响了起来。

  又带着些急促,烦躁。

  李蒙下意识不想开,好不容易清闲一天,又怎么又有人找上门了?

  看不得她清闲是吧?

  “姐姐,我去开门吧。”

  李宛放下碗筷。

  “不用去,就让别人以为不在家就行了。”李蒙眨眨眼,难得调皮一回。

  “可是,万一是润哥,或是瞿捕头他们呢?”李宛还是坚持已见,前去开了院门。

  她提到的人都是真心实意帮助过她们姐妹,哪里有将他们拒之门外的道理。

  “你是?”

  李宛疑惑的声音响起。

  李蒙站了起来,也探头望去,总不会是李汐夢的家人吧?

  来的还真快。

  “你就是李氏肉夹馍的老板?”

  走的愈近,就听见了一声询问。

  让人不太舒坦。

  “是,有何贵干?”

  李蒙顺势将李宛拉在了身后,才看清了来人,留着个络腮胡须,人高高瘦瘦的,戴着一个蓝色玉石点缀的帽子。

  对方打量了李蒙一眼。

  语气间的趾高气扬就暴露了出来,“我家老爷说想尝尝你们做的肉夹馍,特意吩咐我来买。”

  “可是今天我们不卖啊。”

  李氏夹肉馍小有名气了?

  她怎么不知道。

  “我又不是瞎子,看见你门口的休牌了。不过只要你肯为我家老爷做,你放心,你六文钱一个的肉夹馍,我出二两银子一个,怎么样?”

  商人嘛,最看重利益。

  尤其像这种小摊贩。

  唯利是图,二两银子,够她们卖上一天了。

  保证她们立刻奉承笑脸,恭恭敬敬的请他进去。

  “不卖。”

  砰!

  大门差点儿撞上了这人的鼻子。

  落下一层灰。

  “咳咳……”

  这小娘们儿,太嚣张了。

  “喂,喂,有你们这样做生意的吗?二两银子,够你们卖一天的了!”

  气死了。

  他堂堂的管家何时受过这等闲气,如果不是老爷吩咐他亲自去,他才懒得来这种小地方呢!

  使劲砸了砸门,扬声道,“你们不卖算了,我去别家去买!”

  “哎哟哟,这位客官,来这边看看啊……”

  “我们这儿好几家摊子,她们不卖我们卖……”

  贪婪的声音瞬间涌了上去……

  “姐姐,二两银子,你也不卖?”

  多可惜啊,除了那人面目可憎点,出手还是大方的,还可以填补一下成亲带来的亏空。

  “不卖。”

  李蒙面无表情,“我们是小摊贩,可是却不能为了利益失了格。”

  何况她可不是信奉男尊女卑的古代人,她除了要赚钱,更要尊重二字。

  再则,如果她的肉夹馍真的小有名气,那么她的态度就要更强势一点了。

  向来物以稀为贵。

  什么东西要等的人欲罢不能,颇费周折,最后落下肚,才会更香。

  人的本性就是如此,越是得不到的越稀罕。

  她这是小摊贩大智慧。

  行不行的通,姑且一试,也没有什么坏处。

  打发了那人后。

  姐妹二人收拾了庭院杂草,才背着背篓一起出了门。

  李婶家门口挂着白布,倒是没有出门摆摊,只有张婶和方氏在。

  一见她们姐妹二人出门。

  就别开了脸。

  十分不屑。

  李蒙与她们向来不和,自然是神清气爽的从她们二人摊位前走过。

  “呸,得意啥,不过就是找了个小白脸吗?我看啊,她的相公也是个绣花包,中看不中用的,只会让婆娘养着。”

  声音刻意不大不小,刚好李蒙能听见。

  “可不是吗?人家的相公长的俊,哪里需要干活啊,不像我家的劳碌鬼,天不亮就开工了。”

  这声音酸不溜的。

  听的李蒙极为舒坦。

  又刻意停下脚步,笑眯眯道,“我家相公就是不用干活啊,姐姐我养的起。”

  “那是,我姐姐可是聪明人。”

  李宛平日里瞧着这几名妇人别提多厌烦了,这不李蒙难得与她们较上劲,可不得推波助澜一把吗?

  “聪明不敢担,不过不爱听那些酸言酸语罢了。”

  李蒙牵起了李宛的手,“走,今日姐姐去给你买好吃的。”

  “行。”

  李宛甜甜的回应道。

  “呸,得意忘形,不知找了个什么东西。”

  两姐妹走远了,张婶才拉下脸来,淬了一口痰。

  “就是,张婶你的儿子可是童生,谁可比不得了,那两个贱蹄子也得意不了多久,还不是做苦力的命儿……”

  方氏这几天没见李婶,一肚子话没地方说呢,这不与张婶的关系是越来越近了。

  “就是,还不是就是靠姿色卖东西,再去养男人,老娘才不和他计较,最近你没看到,李家的寡妇成天往她家跑吗?都不是什么好货……”

  “对,你一说我还想起了,李家的寡妇去那家,李婶还不知道吧?”方氏又想起这件事。

  “对啊,李婶还被蒙在鼓里呢。李婶明明那么讨厌那两个小蹄子,偏偏还在那家呆了一天,还不知道怎么商量着陷害李婶呢……”张婶大腿一拍,这云吞也卖不下去了。

  “要不要你去说说,李婶现在正在伤心过度,怕是被暗害了还不知道……”方氏假惺惺得垂了两颗泪。

  “这还用你说,我去找李婶儿……你帮我晃着点摊子啊!”

  张婶这才觉得高兴起来,她雄赳赳,气昂昂的敲开了李婶的门,迫不及待的进了院子……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