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李蒙原不是西北人,可是这肉夹馍做的不敢说是正宗,却是吃出来的经验。

  光是这炕饼子的手法,李蒙原先除了上班,就折腾些吃食,反复做过多次,加上这古时的厨具更为考究一点,做出来倒多了些原滋原味。

  那中年男子原是一脸不屑的坐在一旁。

  却见李蒙做饼姿态从容,不缓不急。

  并无商人急功近利的脸色,时不时还与身旁的丫鬟说说话,其余时候都在漫不经心的照看着火。

  “咳咳……”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这时候他又想起刚才给银子给急了,这么快一个时辰了还没有做好,不过那卤肉香味儿却是止不住的往外冒。

  他也不好意思说他馋了,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这点诱惑都经不住,岂不是白白给人看了笑话。

  “我说李老板,我都等了一个时辰了,你这饼子还没有做好?”

  听到这种抱怨,李蒙歉然一笑。

  “马上便好,这一下十个饼的买卖我们也没有做过,毕竟是手工赶制,慢一些情有可原。”

  李蒙自然知道这人不是慕名而来,因着这肉夹馍的熟客还不多,也没有到口口相传的地步,这人扯高气扬,一看就是吩咐人惯了的,再看看他的穿衣打扮,怕是哪家府苑的管家。

  李蒙心中有数,自然不慌不忙。

  对方目的尚不清楚,她也无心打听。

  只得慢吞吞的将手中的活计做着,别将自己劳累了。

  “看你这话说的,这街上的吃的,哪家不是手工做的,难不成还是天上掉的,我也不与你耍嘴皮子了。”

  横竖就这一回的买卖。

  男子心中所想,就拂了拂袖子,按捺住性子坐在一旁。

  “客官稍等。”

  李蒙仍旧是心照不宣的喊着口号。

  却不见动作麻利起来。

  待李宛回来帮忙,这十个饼子才总算做好了。

  热乎乎的用油纸一层一层包好。

  李宛听到马氏说客官等了一个时辰不免吓了一跳。

  又见那男子面色不佳,看来憋了一肚子气。

  这可得罪人了。

  偏偏李蒙还懵然不知,李宛只得赔笑着将饼子递了过去。

  “客官,今儿实在不好意思,家里有事,人手不够,耽搁了一些,下次不会这样了。”

  李宛连连赔着不是。

  “哼。”

  那男子终于得了饼子,也不再愿意与她们废话,两三下就涌入街道知之中了。

  自从李婶出事后,今日隔壁的婶子都并未出门摆摊。

  只因着李婶的摊位还在隔壁呢。

  谁也不想触了这个霉头。

  说来也奇怪,今日这条街空空荡荡的,基本就没人经过。

  李蒙也觉得奇怪,平日里逢场这条街再偏僻,总会有三三两两的人经过,今日怎么……

  “姐姐,今日这饼子怕卖不出去了。”

  李宛少不得担忧道。

  “卖了十个,也赚了三四十文,这剩下的,实在卖不出去也不打紧,中午打冰窖的工人也要吃,我们熬些小米粥来送,倒也养胃。”

  李蒙笑笑,并未太过担心。

  “哎……”

  李宛少不得叹口气,“方才我回来时就见街上张贴的告示,想必那些行人知道这儿犯了人命案,才不愿经过这儿罢。”

  “原来如此。”

  李蒙将火闭弱了,“我们就将饼子做好了,走几步到前面的街口碰碰运气吧。”

  “也好,我们三各自一个街口,等人散了就回来,吃午饭也合适。”

  李宛点点头,便去寻干净的棉布来。

  “你去找个干净的白盘子来,铺上一层白棉布,其余我来布置。”

  李蒙忽然又生出另一遭想法来。

  虽说这飞云县是个小地方,可是到底也不是穷乡僻壤。

  口味固然重要,可是无人问津也不行。

  好货也怕蒙尘呀。

  洗干净几个白碟子,又抹了些猪油在上面,看起来滑滑亮亮。

  切了些翠绿的黄瓜作为装点,再将一个肉饼子均匀的切碎了,插了些小牙签在上面,这才完事。

  “你们去街口坐着,若是有人问,每人可尝一块,好吃再买。”

  李蒙这才笑眯眯道。

  “这个主意好。”李宛拍了拍手,“只是怕饼子凉的快,不香了。”

  “不怕,只叫那些人尝一点油味儿,多了倒是不好吃了。”

  李蒙并不担忧。

  只嘱咐了两人,每人让她们带一盘出去,“如果有人喜欢,就让他到这里来买热乎乎的。你们别走远了。”

  “对了,再将这个贴在路口。”

  李蒙寻了张红纸画了一个箭头,又写了李氏肉夹馍才算完毕。

  生意嘛,总是要靠宣传手段的。

  这些都是现代人的小把戏罢了。

  先尝后买,两不亏。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