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咚咚咚……”

  李蒙敲了门。

  许久才听见零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而后开了一条门缝,一双怯生生的眼珠子望了出来。

  门缝又大了一些,李蒙总算看清了来人。

  李家媳妇儿。

  只是今日看起来更憔悴了些,眼底乌青一片。

  背上还背着三两岁的孩童,双手胡乱扑打着,时不时扯着她的头发往嘴里送,口水明显流了一胸口。

  李家媳妇局促的拽了拽身上洗得发白的衣衫,原本有几分姿色的脸蛋因着长期营养不良而显得蜡黄无光。

  “李姑娘是有什么事?”

  说话间李家媳妇儿好似更窘迫了些,垂了头低声道。

  “李姥姥的药我们拿来了,她没事了吧?”

  李蒙将药递了过去,这个妇人……

  “她好多了,也能认得人了。”

  李家媳妇唯唯诺诺的接过,又说道。

  “既然她好转了,我们就放心了,这药麻烦你煎一下,连续服三日即可。”

  李蒙点了点头,并没有提出进院子看看的要求。

  “嗯,嗯……”那李家媳妇儿像是个话少的,接过了药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晓得立在那处,局促的望着李蒙姐妹二人。

  “哇,哇……”

  背上的孩童忽然哭了起来。

  使劲的扑打,在她的背上扭来扭去,不耐烦透了。

  李家媳妇儿赶紧抖了抖,“乖,乖,柱儿不哭……”

  “赔钱货,让你看孩子怎么能让孩子哭了!”

  里面传来不客气的数落声,“自打你这赔钱货进了家门,就整日病恹恹的,做活做活不行,带孩子也不行,要不是看我孙子的份上,看老娘不撵了你……”

  “婆婆,我马上诓好柱儿,您歇着,不用起来……”

  李家媳妇面色涨的通红,忙不迭的应着。

  这时也顾不上与李蒙说话了,砰一声关上了门,断断续续又听见李婶的骂声。

  李宛皱了皱眉头,她显然想起了一些不太美妙的回忆。

  “我们去街上看看吧。顺便让杜老给你瞧一瞧腰背。。”

  李蒙没在意,各家有各家的生活。

  这古代的媳妇可不比现在,光是压在头上的三纲五常都够受的。

  说到底,这个社会就是不允许女人有思想,只需要扮演好各种规定的角色就行了。

  世事如此,李蒙再不习惯,也需要去适应。

  这就是她为什么要强行出沈府,也是因为她知道凭她在沈府寄养的身份,婚姻大事要自己做主怕是痴人说梦。

  到时候嫁个歪瓜裂枣,还要去服侍对方,真是吃饱了撑得!

  就算对方是个小鲜肉,李蒙这么大年纪,老牛吃嫩草……更是祸害。

  古代的女子到了一定岁数嫁不出去那是要遭人耻笑的,可李蒙一位现代人,嫁不嫁都没有关系,毕竟有了经济实力才能让人踏实。

  “嗯。”

  李宛回答的心不在焉,她的娘也经常被奶奶骂,开始骂她娘是生不出儿子的鸡,后来好不容易生了儿子,又骂她娘生病干不了重活,与她这个便宜货白白糟蹋家中的粮食。

  小小年纪的自己就知道心疼她娘了,经常偷摸着帮她娘做家务事。

  可是她娘却一直唯唯诺诺,面对爷奶责骂不敢还一句嘴,更看着她忍饿受饥,就算爷奶打骂她,她娘终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的心终于冷了啊……

  如今想来,她被卖了也是她娘默许的吧?

  不知天底下还有多少这样的亲娘。

  只凭自己软弱可欺,就任人卖亲儿吗?

  “吃不吃糖人?”

  李蒙指了指远处热闹的街市。

  “糖人?”

  李宛是没有吃过的,望去的目光就有了向往之意。

  “姐姐买给你。”

  李蒙眼睛眯了起来,豪气万丈,“来,快说,这街上你要买什么姐姐都会尽量满足你的。”

  妹妹,就是拿来宠着的。

  “啊……”

  李宛头上的阴云瞬间消散了,“姐姐……”

  “以后姐姐宠你。”

  李蒙虽然一句没问,却似洞悉了她得心事,一语击溃她方才好不容易筑起来的冰上墙,她分明感受到了暖意。

  “姐姐……”

  李宛的鼻子很酸,但是她不想哭,她不想因为过去的事破坏两人之间这么美好的氛围。

  “快想想,过时不候。”

  李蒙甩了甩发丝,果然这几日锻炼下来,身躯都似稳固了不少,她每天除了做活,每天睡前一套瑜伽,拉伸拉伸韧带,也减少不必要的扭伤。

  何况好不容易得了一副这样年轻的躯体,不好好保养怎么行?

  “好啊,今日就让姐姐大出血。”

  李宛彻底扬了唇,不急不慢的追着李蒙去了……

  “你说的就是这两个婆娘?”

  街道角落里蹲着两名男人,一个眼角有道明显的疤痕。

  “你别小瞧了那两个婆娘,与县里的捕快走的可近了。”

  付老三吐掉了口中的草根,轻蔑的说道。

  “原来是两个小骚货,等晚上我们……嘿嘿,尝尝那骚货的滋味……”

  另一名男子言语间就下流了起来,倒三角眼中尽是猥琐的谄光。

  “你想多了吧!那小骚货一喊,引来了附近的人,别说尝不到滋味,就是手指也碰不到一根!”

  付老三呵呵两声冷笑。

  “你傻了吧你,不知道用迷药啊,等我们兄弟玩够了,再连夜送到隔壁县卖了……”另一人算盘打的很精,摸了摸下巴盘算着。

  姿色不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那些窑子可没有这样的姑娘。

  “哼,那大的那个是老子的,看老子今晚不弄死她。”

  付老三想起三番两次都没有碰到那臭娘们一根头发,心中憋气的很,今日终于碰见了。

  “你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悄悄跟着她们,等晚上再动手。”付老三目露凶光,臭娘们,今晚老子就让你知道厉害。

  他付老三从来是说话算话,不过就是个乡下女人,还能翻出他手掌心不成?

  “得,得,兄弟我知道,肯定不会坏了你的好事,只是你记得下手轻点,打坏了,可卖不到好价钱。”

  另一名男子赶紧嘱咐了一句,这到手的银子可不能飞了,付老三这个莽夫懂什么怜香惜玉,他可不能让他虐打那个小娘们。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