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你的意思是……”

  楚靖渊的声音愈来愈轻,只因着从四处投来的目光频频聚在两人身上。

  楚靖渊自知身材高大。

  从前侯府门客就常常当着父亲的面赞叹他们兄弟二人。

  赞他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从未见他喜愠露于色,可见其志清峻。

  楚靖渊当然明白那些读书人不过是为了投其父亲的喜好,并不是真心夸赞他有嵇康之风,不过是变着法子拍马屁罢了。

  儿子生的好,这是谁的功劳?

  他又何尝清峻来着?

  那些门客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倒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他从不刻意打扮,只是飞云县这种小地方,昨天卖饼已经让他声名大噪却不自知,此时心中浮上了一缕烦躁。

  他的欲望向来被压制的暗无天日,所以面上还是一如既往。

  “你只需站着不说话就成。”

  李蒙纯粹属于抖机灵,还特意眨了眨眼。

  原本在马路对面买包子的食客就被转移的注意力。

  这,这莫不是昨日出现的美男子!

  开玩笑,这么出众的美男子往那儿一站,莫说女子,就连男子也会多看两眼吧。

  李蒙又将招牌摆出,将半个包子露了一半出来,也不叫喊,只与楚靖渊并肩立着。

  “咳,你这是卖包子?”

  有位大胆的姑娘凑近了些,心怦怦直跳,这近看更是不得了,一个字就是帅!

  “自然,李氏包子,四文一个,姑娘买不买?”

  李蒙毫不介意别人馋涎相。

  “李氏包子?就是街口卖的那个吗?味道也还好……”

  “那就买一个吧,我相公亲自背出来的。”李蒙又道。

  背出来的……

  那姑娘摸出文钱的手都是抖的,只痴痴的递给了楚靖渊。

  却不见他伸手去接,眉色都不为所动。

  “啊?”姑娘有些后悔,她是不是方才递钱的时候太不端庄了,刚要收回手时,李蒙一把接过,将包好的包子递在了她的手中。

  “谢谢姑娘照顾,下次再来啊!”

  李蒙笑弯了眉毛。

  “我,我也买两个……”

  “我买一个……”

  众人见状,纷纷上前,能走近看看也是好的呀。

  李蒙倒也不慌乱,收钱卖包子,并不耽误手上的活儿。

  圈钱方法虽然不好看,但重在有效。

  只要名气打出去了,日后别人买时只要想到美男子三个字,自然就对那一文钱不那么耿耿于怀了。

  李蒙拿出来的包子并不多,三十个基本上哄抢而光。

  “大家如果喜欢,日后多照顾李氏包子吧,平日里就摆在东街口,谢谢大家。”

  这倒是诚恳之言。

  商家贵在感恩,不能因为生意好了,就不重视顾客的感受,毕竟顾客才是衣食父母啊。

  “我回去了。”

  楚靖渊没有马上发作是为了看李蒙到底说的做戏给沈绮月看是什么意图。

  谁知只是利用他卖包子。

  “别急。”

  李蒙一把拉住了他,又突然觉得不太合适,毕竟古人的作风都是很保守的,她这样拉住他,更像是碰瓷的。

  忙不迭松开对方的衣袖,凑近压低声音道,“沈绮月还没有来呢!岂不是白做戏了。”

  “为何要做戏?”

  楚靖渊低下头,觑她一眼。

  “你说呢?”

  这就让女主体验一下次把备胎突然投向炮灰女配的感觉。

  李蒙又不是小姑娘,活了三十年,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纵然女主是白富美,又有光环加身,可是没有备胎,怎么能成为女主?

  所以,就算沈绮月耐的住性子,可是对手是自己这个恶毒女配,她定不能忍。

  “不知道。”

  果然书中也不是骗人的,痴情男配只会对女主温柔细语,对她这种炮灰还是不假辞色的呀。

  不过李蒙又不介意,在她看来就是年轻人的谈恋爱,有些别扭是正常的。

  “各位,今日卖完了,我们要回家了,请让一让。”

  李蒙便将空背篼背上,准备回家了。

  楚靖渊的目光穿过众人定格在某个地方,有些心不在焉。

  并未与李蒙一起走。

  李蒙心想怕是有效果了,也不敢打扰对方的呆愣,自己就默默拐弯进了街道。

  “李姑娘。”

  咦?

  李蒙抬头,就撞见了瞿捕头带着小六几人神色匆匆从街道里走来。

  “瞿捕头,小六,你们去哪儿?”

  李蒙因为碰见熟人,就停下脚步招呼了一句。

  “还不是因为李家闹的厉害,我们只好来这一趟。”

  小六心直口快。

  “可是因为李婶的事儿?”

  李蒙心知肚明,“你们曾说县太爷会传唤,不知何时审理此案,也好让邻里都放下心。”

  “李姑娘,可不知道,因为此案关乎侯府,县太爷也不敢先审理,只让我们来安……”

  “咳咳……小六你话多了。”

  瞿清流佯咳两声。

  “属下失言了。”小六反应快,及时拱手,就退到了身后,

  李蒙笑笑,“公事不便透露,我理解。”

  “那我们就回府复命了。”

  瞿清流一拜,正待要走,终究停了身,“姑娘还是小心。”

  “好。多谢瞿捕头。”

  对方突然这样说,是不是查出了什么线索确实与小八有关?

  按道理,小八也不会杀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妇,对他并没有好处。

  何况他又是本书的痴情男配,断不会出现这样的污点。

  除非他是个阴险的大反派还差不多?

  这一想法刚冒出,李蒙就噗嗤一声笑了,倒是自己多心,若是反派,自己还安全无恙的活到现在?

  何况他来自侯府,出身也不低,怎么会去做这样的事。

  不过李蒙又想起刚见他时,他身上有伤,看样子是被人追杀,这件事会不会是追杀他的人构陷的?

  等他回来,李蒙要好好问上一问。

  李蒙这样想着,正好看见了自家的院门,心情就松快了些,一方面是顺利卖了饼,一方面是给沈绮月下了绊子。

  想起前两日豪横买饼的客人,怕也是沈绮月的人吧。

  开铺子的开的这样快,不就是为了断了她的生路吗?

  如今,自己还有她的备胎在手,她一时还得规劝规劝,等她差不多好了,她的火锅底料也差不多了。

  这就叫抽刀断水水更流呀~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