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砰。”

  房门开了。

  李蒙手里端着滚烫的碗,哪里顾得上敲门。

  “好烫,快,让开。”

  李蒙麻利的将碗筷搁置在桌上。

  一股子猪油的香味就飘荡在了屋里。

  “我不饿。”

  某人眼睛都不抬,继续坐在椅子上看书,不过——

  “你确定?你看的这书……”

  李蒙忍笑道。

  “这本杂学我看不得?”浓眉一挑,终于撑开了眼皮。

  “倒是无妨,就是想不到你才高八斗,倒着都能看下去……”

  李蒙习惯性的打趣。

  楚靖渊坦然放下手,目光又漫不经心的瞥过那热气腾腾的碗,这下这个时辰了,午饭一点都没有吃,怎么会不饿!

  “快吃吧,别赌气了。”

  李蒙无畏笑了一笑。

  毕竟是年轻人,觉得受了冷落发发脾气也是正常的。

  楚靖渊古怪的看她一眼,嘴巴动了动,但是还是没说话。

  “好了,好了,这蛋也煮了,不要浪费,你就勉为其难的吃了吧。”

  李蒙哪里会真与他计较,这古代的男子虽然十六就是成年,可是心智怕也不见得多成熟,这也难怪名官名士啊,都是年纪大了才真正显山露水。

  楚靖渊脸色愈发难看了。

  他终于自己知道自己不爽在什么地方了。

  这个女人与外头的男人说话,包括他那个“弟弟”都是一派正经,怎么到他这处,就把他当成弱智?

  对,他被当作哑巴前,她也以为自己是傻瓜,所以一直在哄?

  “我去忙了,你累了一日,就歇会儿。晚上给你们做水煮鱼吃。”

  李蒙嗜辣,也爱吃河鲜。

  她预备着哪日得空了下河摸螃蟹虾子什么的,尝尝这古代纯粹天然的生灵……

  想想笑容就挂不住了。

  “妹妹,这儿有十个鸡蛋,你给马氏送去。”

  李蒙仔细数了数,还剩了八个。

  还够吃几天。

  “啊?”李宛从院子里探进头来,满脸疑惑,“姐姐,你让我给谁?”

  “马氏啊!她不是怀着孕,没有点营养怎么行?顺便让她晚上过来吃晚饭,就说我有事与她商量。”

  李蒙不由分说,将鸡蛋揣入了李宛的怀中。

  “好吧。”

  李宛也一肚子得话想问马氏,不过见马氏精神恍惚,她也没有多问,这下借着鸡蛋的名头悄悄去问问,这没有实在的答案就会胡思乱想,还不如主动出击。

  李宛出了门。

  院子里就清净了下来。

  李蒙又忙着在院子里选一处阴凉的角落打冰窖,又预备着把所有的钱记一记账,一家人总不能喝西北风去吧。

  到了夜里。

  李蒙洗手做饭。

  做水煮鱼的精华就在于鱼片一定要切的薄薄的,码上自己制作的粗豆粉,少许白糖更入味。

  当油锅滋滋的冒烟时,这时候就该翻炒料酱了,待香味扑鼻,又赶紧下水,盖上锅盖,大火烧开后,小火慢慢细熬。

  “你把这边的锅也烧起来,我正好煲鱼头汤。”

  “好咧。”

  两姐妹倒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等汤味渐浓,李蒙就把鱼骨投了进去,水一开,赶紧下鱼片。

  “熄火。”

  鱼煮老了,口感细腻度就不佳了。

  起锅入盆,又重新煎了油,撒了少许辣椒面,花椒在鱼上面,熟油一泼。

  整个盆里滋滋的响开了。

  “咳,咳,姐姐,鱼,鱼好了?”

  李宛呛的咳嗽了几声,满脸绯红,目光倒是充满了殷切之意。

  李蒙撒上大把香菜与小葱。

  瞬间压制了那股辛辣味,混杂着香菜味在厨房飘荡开来。

  “真香。”

  李宛赞叹道。

  “咦?你现在倒也能吃辣了?”

  看来口味都是能变的。

  “姐姐做的辣不是纯粹的辣,很香又送饭,反正我也说不上来。”

  李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从前还总以为自己手艺不错,吃了姐姐的饭菜,自己做的就寡淡无味了。”

  “不过这些也不能常常吃,燥火,对身体无益,偶尔解解馋挺好,等哪日我们休息就下河去摸螃蟹虾子,那些多吃也没事,味道极鲜美……”

  李蒙提起吃来,那倒是眉飞色舞,头头是道。

  李宛则是一脸崇拜的看着她。

  楚靖渊走进厨房正是这个光景,他倒是不好打扰。

  “姐夫饿了?”

  李宛眼尖,先看见了楚靖渊。

  “唔…”

  楚靖渊倒是没有否认,走到了灶前,自然而然的端起来了鱼,放到院子中的石桌上去了。

  李蒙才收住了话匣,赶紧将熬的白白的鱼头汤舀了起来,分成了四碗,正好合适。

  “你去开门瞧瞧,马氏来了没?”

  这天快黑了,怕路上不安全。

  “好咧。”

  李宛洗手出了厨房,李蒙就快速炒了一个青菜就端出了门。

  “啊?李婶你怎么来了?”

  李宛的声音不大,不过院中的两人倒是听的很清楚。

  李蒙则是立刻走了过去。

  “我说你们做生意就做生意,拉我家媳妇去干嘛,丢人现眼的,谁不知道我撵她走,你们还让她在你家做工,不是存心与我为难吗?”

  李婶面色不好看,见到李蒙就当场数落了起来。

  “你撵走了她,与我们什么相干!”

  李宛咬了咬唇,姐姐说的对,不能让旁人欺负了去。

  “嘿,你这小丫头,我好心好意来找你们说清楚,又想吵架啊?谁怕你啊?”

  李婶撸起了袖子,叉起了腰。

  “你的意思就是你撵走你媳妇,我们也要撵走,才能合你的心意?”

  李蒙笑了。

  “对,大家不想做邻居也做了,你别给我难堪,我也不为难你们。”

  李婶理直气壮道,“我就是再撵她走,她生是我们李家的人,死是我们李家的鬼,你们有什么权利插手别人家的事。”

  “哦……原来是这样啊。”

  李蒙恍然大悟道,摸了摸下巴,故作思考状。

  “对,你们识趣点就别沾染一身腥,我李婶在这儿几十年,也不是好惹的,别以为你们凭着姿色迷的外面的男人晕头转向,我就……”

  李婶忽然变了脸色,哎呦哎哟的叫唤了起来。

  “放,放手!”

  舌头都打不直了。

  “就怎么样?”声音不冷不热,却带着绝对的威胁,手上的力气逐渐加大,并未松开对方的胳膊。

  “放,放开老娘。来人啊,杀人了啊!救命了啊!”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