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李氏走了后,李蒙的思路特别清晰。

  “姑娘,夫人怎么这么快就走了?”香云好不容易觉着躲过了一劫,坚决不能让李汐夢想起还要整治她的事来,忙寻了话头。

  “她或许有事吧。”

  李蒙应付了一句,又环顾屋内有妆镜,三两步来到了镜前,瞧清了这恶毒女配的模样。

  此时镜中的李汐夢未施粉黛,倒也看的出是个美人胚子,十七八岁的年纪自然肌肤娇嫩,似要掐出水来,满满的胶原蛋白。

  更别提这盈盈一握的细腰,李蒙得了这个身躯,猛然年轻了十来岁,不得不说,还真是老酒灌新瓶,装嫩啊。

  管她是恶毒女配,还是善良女主,这副身体李蒙很满意,眯着眼睛笑了。

  “姑娘,您生的这样美,都是小侯爷不识,姑娘也不必难过了。”

  香云这番话本来也不是奉承,起初她被派来服侍李汐夢时,还真真以为得了个好差事,李汐月看着就是个温柔近人的主,可谁知……

  我难过个求啊。

  李蒙面上倒像是那回事,只摸了摸额头,一副落魄模样,“日后不必再提他了。”

  女配的剧本她做主!

  李蒙不知道这丫头是不是李氏安排在她身边的眼线,不过可以试探一下。

  眼下倒不敢胡乱打听什么,只凭着书的记忆慢慢摸熟这个世界。

  香云不敢再提,她是知道李汐夢的脾气秉性的。

  李汐夢是不打她,可是一旦心中不痛快,就变着法子整治她。

  让她半屈着身端盆水一直蹲上两三个时辰,或是让她坐在木椅上举着双腿,不许她动一动,若是动了,换来的就是更难堪更憋屈的惩罚……

  府中的丫鬟们还说哪个下人不挨点耳刮子杖责的,只有香云寻着个有后台又和善的主儿,可谁知道李汐夢的绵里藏针!

  如今,李汐夢被小侯爷退了婚,这气多半得撒在她身上。

  她的腰着实疼的厉害,无时无刻都在担心李汐夢忽然翻脸。

  “我饿了。”

  李汐夢发话了,香云松了一口气,忙不迭出了屋。

  李蒙的脸色有些难看,这恶毒女配平日里造的什么孽。

  看把这小丫头都吓成什么样了?也难怪,这女配不恶毒,如何能衬托女主的善良。

  这沈府是学士府,书中提过先去的沈太爷可是有名的大学士,又有当时的皇帝赏识,发了牌匾正名的。

  这儿孙后代也享受了祖上的阴蔽,光是赏赐俸禄就够了,沈晏也就是如今沈府的老爷因此入了翰林院,颇受尊重,这才有了李氏提起小侯爷不顾及沈府颜面一说。

  简单的早食就如此讲究,光是糕点就五六样,更别说汤面与粥了,还配了些开胃的小菜。

  其实将扮演恶毒女配当成一份工作来做,事态就简明不少。她既然都霸占了恶毒女配的身躯,就不必矫情,不吃饱哪里来的力气工作?

  李蒙很快将桌上的食物残卷的七七八八,这都得益于她平日的好胃口。

  香云先是惊呆了,后来又释怀,姑娘这是昨儿晕倒后就没进食了,饿了多食了些也是情理之中。

  李蒙这下人也不飘了,精神也来了。

  “姑娘,你还睡吗?”香云撤了早食,问道。

  “睡了一日,出去走走。”

  李蒙打卡上班。

  这沈府颇有文人府邸的风格,随处可见石碑题诗,又或是亭台楼阁的,李蒙当然是提不起什么兴致钻研,她只是来熟悉地形的,免得日后露了陷。

  “表妹。”

  本来沈府里还算十分幽静,猛然听的身后这么一声呼喝,倒真的惊了李蒙一跳。

  “表妹,我正说去瞧你,竟在此处碰见你了。”这声表妹顺利让李蒙起了一身疙瘩,不过怎么唤的这么亲昵?

  李蒙转过了头,这位油头粉面,肥头大耳的是——

  “表妹,你不要生气,我定会为你教训那不识趣的夏云逸,敢如此侮辱我表妹,真是欺人太甚!”那人的脸越来越近,手中的玉扇摇的越来越勤,凉风阵阵袭来,还夹杂着浓厚的香……药味。

  “啊...嚏...”

  李蒙实在忍不住,转头打了喷嚏。

  “吴公子安。”香云行了礼。

  李蒙这才有了印象,这个表哥名叫吴承轩,是沈绮月姨母的儿子,这姨母嫁给了永安候,生了这个宝贝儿子,从小似眼珠子惯着,又怕沈绮月年幼丧母在府中受欺负,时不时的让这个儿子来这处探视。

  原书中提过这个表哥被女配利用,成了害沈绮月的间接帮凶,看来也是个大炮灰的命。

  “表哥早就与你提过,那小侯爷是个风流子弟,你还不信,偏偏同意了这桩婚事,你看,如今他竟然做出退婚这样侮辱人的事来,让你和沈府成了咸阳城中的笑话,表哥真是气不过……”

  说话间吴承轩的脸涨的通红,手中的扇子也摇的愈来愈慢,呼吸愈来愈……急,“表,表…….”

  双眼一翻,直挺的朝着后方倒去!

  李蒙哪里知道对方还有这毛病,趁着众人惊呼起来前,一把拽住对方,无奈太重,还是摔在了地上。

  李蒙哪里有空思考,眼疾手快掐住了吴承轩的人中穴,不知这人是什么毛病,总归试试能不能让他醒过来。

  吴承轩后面跟着的随从忙从他腰间取了一个香袋,又从香袋里取了一颗药丸放了在吴承轩的口中。

  吴承轩的眼皮动了动,似乎有转醒的迹象,李蒙才松开了手。

  香云将她搀扶了起来,低声问道,“姑娘,你没吓着吧?”

  李蒙摇了摇头,古代这些小毛病都会要人命的!

  “公子,公子,你醒醒?”那名随从又急切喊了几声。

  李蒙见那名随从手法熟练,看来吴承轩不是第一次昏倒了。

  “咳,咳……”吴承轩幽幽转醒之际,见李汐夢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耳根子就红了,由着侍从搀扶着起了身,顾不了鼻下火辣辣的疼痛,作了作辑,“失礼了,表哥素来有些急症,表妹没有惊着吧?”

  “表哥既然有这毛病,就不要为了表妹这等事糟心了。”李蒙见这吴承轩长的油腻了些,不过竟为了李汐夢急火攻心,犯了病,看得出对这李汐夢怕不单只是兄妹之情吧?何况,两人哪里是什么亲戚。

  “不妨,不妨。”

  吴承轩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后,感觉心跳的不是那么快了,连连摆手。

  “表哥,你没事吧?”

  远处一道女声响起。

  李蒙的目光一移,一道纤丽的身影款款而来。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