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天黑透了,今夜并无半点星光。

  李宛开始担心起来。

  拄着拐杖去院门口来回看了好几次。

  只能看见李姥姥蜷缩着身子,蹲在了墙角,昏黄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又犹如黑夜中的鬼魅,无声无息……

  街道蜿蜒的石子路隐在黑暗尽头,李宛心下后悔极了,她怎么能让李蒙天黑了出门!

  毕竟李蒙是姑娘家,如果……

  越想越坐不住了,干脆靠在了大门口,巴巴的望着那条石子路……

  直至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李宛猛的一个激灵,伸长了脖子……

  “姐姐……”

  远远的,几道模糊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来。

  “哎。”

  这一应声,李宛才后知后觉自己浑身冒了汗,背襟都湿透了。

  她也顾不得腰背酸痛,忙拄着拐杖朝着那人影走去。

  “风大,你怎么出来了?”

  是李蒙先看见了她,出手扶住了她。

  “姐姐,我怕死了!”

  李宛被风吹糊了眼,只揉了揉眼睛,忙摇头,“不,我不怕,我只是……”

  “没事,我这不是安安全全的到家了吗?走,我们先回去……”

  李蒙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许是来回奔波,掌心还很热,有点点湿意,却让李宛很安心。

  “瞿捕头,就麻烦你了。”

  李蒙不忘转头道谢。

  “快回去吧!你们两个大姑娘家……”瞿清流点了点头,握紧了手中的剑柄,看了一眼地上的老妇,对着身旁的小六道,“去敲门!”

  “好的,头儿。”

  ……

  “姐姐,他们……真的来了?”

  入了屋子,李宛觉得不可思议,她不相信那些捕快会无缘无故的帮忙,这本来就不干律法的事儿。

  “嗯。”

  李蒙点点头,又关上了里屋的门。

  “姐姐,你是怎么办到的?”

  李宛睁大了眼睛,她实在好奇。

  “都是小事,瞿捕头也没必要拒绝呀。”李蒙笑眯眯道。

  “姐姐,你为何下午的时候没提要去找瞿捕头呢?”

  李宛偏着头问道,李蒙有这想法可不像是心血来潮,而且她还这么有把握能请来瞿捕头,她心中第一次有了疑惑。

  “白日么……效果自然没有晚上好啊。”李蒙并不打算隐瞒,轻快道,“白日这就是家务事,来不来都说的过去。可是到了晚上一名老妇冻死了不提,如果还有一名妙龄女子横尸街头,那岂不是影响了飞云县太爷的美名吗?那可是江陵人人传道的呀。”

  李宛眼中的疑惑愈来愈深,“姐姐这是……”

  “我就是成全县太爷的美名啊,瞿捕头他们既然拿着公粮,当然要为县令分忧。若是我独立去了官府又独立回来,半道出了什么事,那……”

  言下之意,不言而明。

  李蒙又笑了笑,“何况瞿捕头那日帮了我们,今日又见我们仗义而言,他是男人,男人的本性可是……”

  李蒙没有往下了说。

  她还是有些顾虑的。

  李宛听的眼皮直跳,她不确定的看了看身旁的李蒙,明明是她认识的闺阁姑娘,虽然有些小聪明,可是为何此时却感觉太过陌生,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她说的话李宛只听得云里雾里,又觉得十分有道理!

  “你还小,书也读的不多,以后你空了多看看书。”李蒙自觉有些失言,忙补了一句。

  “这些都是书上教的?”

  李宛放了心,原来是这样,李蒙是受了书的影响。

  “当然,我难道还骗你不成。”

  李蒙说的是一本正经。

  虽然不是书上学的,但是都是李蒙半生的经验啊,也不算框她。

  “嗯。”

  日后她也要多看看书,学学李蒙怎么把握人心,遇事思虑周全一点,也不给家里增添麻烦了。

  “快洗洗睡了,我还盼着你早日好呢!”李蒙嘱咐道。

  “姐姐,我们不等等李姥姥了?万一李婶他们不接回李姥姥呢?我们还得收拾一间空屋子……”

  “不必。他们肯定会接回李姥姥的。”李蒙眨了眨眼,“隔壁没有动静说明很顺利,你放心去睡,我守着就成。不过日后你时不时偷偷给她送点吃食过去就成,也算遂了你的心愿。”

  “姐姐……都听你的。”

  李宛是愈来愈信服李蒙,也感觉那种隔阂慢慢在消失殆尽……

  如此一夜就平静过了。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框缝隙撒进了帐帘子,李蒙才揉了揉眼睛,糟糕,天都亮了,她上班迟到了!

  迅速起身,她要穿衣服!

  一阵眩晕,眼前的景象才渐渐明晰起来,她,她在古代啊!

  缓缓又躺回了床上,她这是睡懵了,想笑也笑不出来,也许是前几日太过劳累了,今日睡饱了浑身格外舒坦。

  微微平复了一下呼吸,又起床忙活起来!

  “咚,咚……”

  李蒙客气的敲了敲小八的门。

  “小八,我给你打了一盆水,你自己擦擦。”

  既然人住在了她的家里,就要讲究卫生。

  她可不想对方浑身带着病毒,特意在水中放了盐,算是给他消消毒。

  也不管里面有没有动静,就直接推门而入。

  一股子血腥夹杂着草药味扑了来。

  李蒙赶紧将屋内的窗户都打开了,床榻上的人似乎被她吵醒了,皱着眉头想要侧过身去,并不想搭理她。

  “小八,醒醒,这是今天早上我出去给你买的衣服,你换上,还有水也给你端来了,记得要洗脸擦手。”

  这古代人的生活卫生习惯不敢苟同,尤其是小地方的人,能吃饱饭就不错了,哪里有那么多穷讲究!

  李蒙不想生病,更想在这古代多活几年,首先要将这个大病源给收拾干净了,花了二十文钱买了一套衣服也不心疼,还特意买了皂荚,每天三次让他洗。

  对方好像是醒了,直勾勾的看着她,依旧没有说话。

  李蒙哪里会察言观色,又将被子一把掀开,将缠在伤口上的绷带取下,见那些伤口依旧红肿发炎,不免有些忧心。

  “我先为你擦试一下伤口周围,再上药,弄完了,你自己换衣服!”

  李蒙一切安排妥当。

  就自顾的忙活了起来……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