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姑娘,这真的好吃?”

  这人闻着味来的,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李宛手中的包子馅。

  尤其是里面的肉粒看起来饱满有光泽,最要紧的是油滋滋的,是比他见过的包子馅都要好。

  “你买个尝尝不就知道了。”

  李蒙将手中的包子微微挪过去了些,这样香味更容易飘散出去。

  “可是四文……啊,买个试试!”

  那人深吸一口气,想想这一大早就做工,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呢。

  不吃饱哪里有力气干活。

  “老板,买一个!”

  这人终于豪气万丈道。

  此举顺利的逗笑了李蒙与李宛,顺势退到了一旁。

  “好,好咧。”

  王氏一下没有反应过来,抓起油纸麻利的包裹起来,这才递给了那人。

  那人伸手一口,肉香顿时在齿间飞溅,根本不赶口呀……

  “快,再给我包一个。我带走!”

  那人伸手抹了抹嘴巴上的油光,“你这个包子是不错,如果能便宜点……”

  “啧啧啧,客官,这一分钱一分货。我这用这么多肉,成本在那儿呀。”

  王氏别看没做过生意,可这嘴巴可是真能说道的。

  “这倒也是……”

  这里面可是货真价实的肉啊。

  “你吃着满意就成!”

  王氏的声音又大了一些。

  “满意,满意……”那人看样子是在这附近做活的工匠,是个力气人,做力气活的人就讲究吃东西有油水,干活才有劲。

  “喂,你们几个,以后买包子买这家得,油水足……”

  这便上前朝着他一起做活的工匠打着招呼。

  “真的?”

  “有那么好吃吗?”

  “骗你们干啥!一个四文钱,我都买了两个……”

  那名工匠呼喝起来,还将手中的包子一把掰开,里面的肉粒跳了起来。

  众人看的很心动,吞咽了一口水,干脆也折身回了去。

  李蒙这才低声对着李宛道,“我们走吧……”

  只要有人买,也合人的口味。

  剩下得她就不用担心了。

  虽然对自己的包子有信心,可没卖出去的时候也说不准啊。

  “姐姐,说起来我刚才憋着笑呢!你是不是瞧着王大娘没有生意才让我们假扮成顾客的?”

  回去的路上,李宛忍不住问道。

  想不到,这生意一旦开了张,也不愁做。

  “你是以为我们假扮成顾客是为了王大娘?”

  李蒙哭笑不得,还是太单纯。

  “难道不是?”

  李宛偏着头敛了笑意,这才认真思考起来。

  “你在仔细想想……”

  李蒙眸中尽是笑意。

  这做生意嘛,不需要死脑筋。

  有时候得需要推波助澜一把,这当托儿的事,李蒙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本来自己做的包子就价真价实,又不是坑蒙拐骗,所以李蒙做托都是做的坦坦荡荡。

  “啊……我有点明白了。”

  李宛眼睛一亮,“是为了我们的生意更好,王大娘生意好了,我们的包子也会越卖越多,挣不少钱。”

  “是可以这样说,但是也不是。”

  包子不过是她打开手艺名声的一条路。

  “这日后包子卖得好,我也做不了多少,除非你想累死我。”

  李蒙不是怕辛苦,可是好不容易穿越一回,这挣钱重要,可是生活品质也重要。

  “那姐姐教我,我也帮忙……”

  李宛好像看见了许多的文钱从天而降,咚咚的咂在她们姐妹身上。

  “你自然要学的……不过姐姐我从未打算走薄利多销的路线啊……”

  李蒙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不过这笑容与李宛平日里见到的全然不同。

  鸡贼!

  “啊……姐姐的意思是——”

  恍然大悟,原来做生意还有这么多讲究。

  李宛心中默默记下了。

  两人刚到了路口,就看见几名捕快在李蒙家的外面徘徊。

  咦。

  “各位官爷怎么来了?”

  李蒙迎了上去,因着瞿清流的关系,大家的关系当然非比寻常。

  李蒙待他们是相当客气。

  这是她的靠山啊。

  她又不傻,可是谄媚的事儿她也不屑做,只本本分分打交道就成。

  谄媚与尊重只在一念之间。

  “李姑娘,你可算回来了。”

  小六神色有些急切。

  看起来绝非是来窜门的。

  “不知有什么事?”

  李蒙面上云淡风轻,心中已经转了千百回,难不成是小八露了面,招惹来了祸事?

  “前几日不是街头有流氓招惹你吗?你记得吗,那人叫杜老三。”

  小六神色凝重。

  啊?

  “是有这么一个人。怎么突然问起他来?”

  不至于啊?

  不就是两面之缘,自己又能与杜老三有什么牵扯?

  “刚刚在城东的破庙里发现了尸首,尸体都发臭了,而且身边还有一位平日里和他交好的,也死的蹊跷,像是被毒死的。”

  小六怕吓着两位李姑娘,一笔带过了杜老三的死状,现场可是惨烈的很。

  那两人死前显然入了癫狂状态,相互抓伤了对方,露出的皮肤就没有一块完整之处,苍蝇在尸体周围打转,要多恶心就多恶心。

  他们几个看了,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啊!”

  李宛惊呼起来。

  城东的破庙,好像离她们挺近,这附近有人死于非命,还是挺吓人的。

  “可是这两人的死……”

  李蒙还是不明白,这与她有什么干系?

  不会是怀疑她干的吧?

  “问题就在这儿,那两人死之前,就是前两日有人看到一路都跟着你……”

  小六道出了缘由。

  李蒙这下解释的通为什么她们姐妹中了劣质的迷药了。

  她竟然这样大意,被人尾随入了家。

  还被迷昏了!

  那么谁救了她们!谁就是真凶?

  脑袋中蓦然就浮现出小八那张脸来,忍不住吞咽一口唾沫。

  “怎么?你不知道?”

  想想也是,尾随人家姑娘能干什么好事。

  “怪不得前两日我和妹妹醒来就觉得不舒服,请了大夫来瞧,才知道中了劣质迷药!今儿听你一说,就解释的通了。”

  说来惭愧,她一个现代人,居然蠢笨到了这个地步。

  不免惊起了一身冷汗。

  如果他们得手了,那她们姐妹二人的下场……

  “姐姐,原来是这样!幸亏……”

  李宛按着起伏不定胸膛,变色道。

  “幸亏我们被迷晕了。否则还不得被吓死!”

  李蒙顺理成章的接过话头来。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