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表哥,你方才怎么了?”

  说话的女人与李蒙这身体的年纪差不多,穿了一件素雪娟裙,云菲花勾勒的襟口衬托的一张脸精致小巧。

  两人离的近了,李蒙还真看不出对方脸上有细微的毛孔。

  脑中蓦然就浮现肤若凝脂四字来,尤其一双眼睛生的很是美丽,难怪不得李汐夢会嫉妒,是个女人都会嫉妒吧。

  果然是女主真香定律,连长相都让人过目难忘。

  “表妹,方才是我发病了,现在没有事了。”吴承轩憨头一摇,李蒙清晰捕捉到了他一闪而逝的慌张。

  “表哥,你怎么到了府中也不和我说声。”沈绮梦抿嘴一笑,目光才悠悠的转向了李蒙。

  “表妹,我…….咳咳……”

  吴承轩无意流露的心虚更是证实了李蒙的猜想,看来这吴承轩和恶毒女配是偷摸着碰面的。

  至于李汐夢为何这么做,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既然女配恶毒,当然不择手段,可以利用的人都要利用!

  “不知表哥唤的是哪个表妹?”沈绮梦故意为难。

  “我,我……”

  书中说吴承轩是害死女主的帮凶,倒是所言不假,这个男人在两个表妹间左右摇摆不定,炮灰气场满满。

  女主重生前是一朵白莲花,重生后不止智商上线,连说话都挺有意思。

  亲疏分明,下手也干净利落,顺顺利利得就把女配的婚事搅黄了。

  吴承轩刚才犯病还没缓过气来,又怕沈绮月在母亲跟前说三道四,惹得母亲不高兴。

  只好偷偷瞥了李汐夢一眼,讪讪笑道,“还能是谁,方才说话的可不是你吗?我不过听说了汐夢表妹被退婚的事,问上一问,你就来了。”

  “哦?汐月表妹的事你这么快就知晓了?”

  沈绮月神情似有些意外,询问李蒙时就多了几分关怀备至,“汐夢表妹你身子好些了吗?听闻你昨日气急攻心晕倒了。”

  这才退婚的第二日,流言蜚语就传遍了咸阳城,如果说没有沈绮月在背后推波助澜那是不可能的。

  李蒙一向不肯委屈自己,不过这恶毒女配李汐夢被退婚……不是自找的吗?

  所以,有什么好气的。

  只是……

  他们不知道啊。

  “哎……”这霸占了女配的身体,也不能太快脱离了恶毒女配的剧本,在这吴承轩面前她就继续扮演一朵无辜的小白莲,“不要再提此事了。”

  “表妹想开点,何必为了那种人伤神……”吴承轩立刻接过了口,宽慰道。

  沈绮月笑的很含蓄,眼底飞快掠过一抹快意。

  “汐夢表妹定会再寻得良缘。”

  沈绮月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不差,看来真有女主光环,重生后演戏都是实力派。

  良缘?先留一条命再说吧!

  想到这恶毒女配对沈绮月下的毒手,李蒙点了点头,“姐姐都还没有定亲,妹妹不急。”

  沈绮月的表情终于有些微妙的变化,佯装嗔怒道,“胡说什么呢!”

  “姐姐莫恼,妹妹玩笑一句,怕姐姐忧心妹妹的事过重,耽误了婚姻大事。”

  李蒙笑呵呵说道,沈绮月再是女主光环加身,也不过才十七八的小姑娘,和她耍嘴皮子是不是太嫩了?

  “我看你身子是好全了,懂得拿我来取笑。”沈绮月嘴边的笑意彻底没了,不再搭理李蒙。

  转头对吴承轩道,“既然表哥来了,就随我去找爹爹。”

  “也好。”

  吴承轩这才想起来拜会姑父一事,忙拱手告别了李蒙,匆匆跟着沈绮月去了。

  “姑娘,今日大姑娘似乎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待没人后香云嘀咕了一句。

  李蒙心中咯噔一声,面上还是云淡风轻,捻了捻手边的海棠花,“怎么不一样?”

  “从前你们很亲密的,如今奴婢瞧着大姑娘不大愿与姑娘说话了?”香云想了想,老实道。

  原书只提过李汐夢害死了沈绮月,却没有说怎么害死的,看来两人撕破脸前还是塑料闺蜜啊。

  不过沈绮月既然重生了,她何必还在沈绮月面前装柔弱,那不是找虐吗?

  虽说她可不怕一个小姑娘,可是这小姑娘可是复仇来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可想好好享受这副年轻的躯体。

  李蒙认真的思考了她的未来,她与沈绮月的仇不过就是上辈子夺她心上人,又暗害她一事。

  只是她李蒙并不认识什么小侯爷,更没有害沈绮夢之心,可沈绮月未必知晓。

  其实就算知晓了,沈绮月不会相信。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沈绮月肯定会收拾她,自己成日呆在这府中,不是让人当靶子射吗?

  何况李蒙又不是真的未出阁的小姑娘,寄人篱下不自在不提,头顶上还压着一位姑母李氏,眼巴巴要让自己做炮灰,后母与嫡女斗,完全不牵扯她的利益,她还呆在这府中干什么!

  “香云,我们先回去。”

  既然规划了未来的方向,李蒙首要的就是回房清点自己的财产。

  这李汐夢虽然寄养在沈府,可是姑母主事,吃穿用度都比着沈绮月来的,只是月银却不多,金银首饰中有几件看起来还值些钱。

  “姑娘,你怎么想着将这些东西翻出来。”香云也好奇李汐夢怎么突然心血来潮。

  “我的嫁妆呢?”

  既然寄养在沈府到这个年纪,不可能没带嫁妆来,古代的女子出嫁后嫁妆可是很重要的。

  “不是一直在夫人那处吗?姑娘你怎么忘了?”香云错愕道。

  “我一时忘记了。”李蒙糊弄了一句,嫁妆在李氏那处,不好去问,问了不仅拿不到嫁妆,还会引来不少的麻烦。

  但凡涉及到利益的,别说亲人,就算夫妻怕也是禁不住考验的,再说她在这处白吃白喝,还要害人家的女儿,想想真是后背发凉。

  “我说我为你赎身怎么样?”李蒙此话一出,香云的脑袋就炸了,下意识瘫软坐在了地上。

  “姑娘你别赶我走啊!奴婢做牛做马都伺候您……”

  “你别急着哭,你听我慢慢说。”李蒙最怕人吵闹,脑门子疼。

  “姑,姑娘……”香云眼泪汪汪的看着李汐夢,她真的不知道李汐夢这是闹哪出,她伺候的不好,姑娘只需说一声打发她出去,李氏断然不会拒绝。

  “你是想一辈子为奴为婢,还是想跟着我出府挣些银两回家?”李蒙笑眯眯说道。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