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等鱼吃了一大半,李宛已经喝了三碗温水了,又用手扇了扇风,舌尖还停留着浓郁的酸麻,告诉自己不能再吃了,可是筷子却停不下来,“姐姐……辣……好吃……”

  “你吃不了辣,日后我做的清淡些。”李蒙噗嗤一笑,脸不红气不喘的舀了一口酸辣汤泡饭。

  汤才是精华啊。

  这副身子虽然不是自己的,可是灵魂却偏爱麻辣酸香的食物,等她做成了麻辣火锅底料,才能吃到真正的美味。

  饭可以不吃,火锅一定要吃!

  “对了……姐姐,我们怎么忘了给小八留点儿,也不知他醒没醒?”

  李宛吃的满头大汗,这才想起这事来,她们姐妹两倒是吃的痛快,全然忘记了家里还有一个人。

  而且也没顾得上那个人醒没有?

  吃饭没有?

  “这……”

  李蒙显然也忘了这事,义正言辞道,“我怎么可能忘了他,这麻辣的食物不利于他伤口恢复,我吃完了给他煲鱼头汤,保证他伤口恢复的快!”

  李蒙这人有个毛病,吃鱼不喜欢吃鱼头,所以每次煮鱼都留了鱼头煲汤。

  “啊!姐姐你手艺真好!”

  李宛的眼睛如果可以冒小星星的话,那现在就是。

  “噗。”

  李蒙难得脸红,其实就是现代生活品质高了,对吃食得要求当然比古代的高。

  她会做的菜也是人从古至今反复经验上得来的,当然是好吃,这就是古人得经验。

  鱼头汤也是如此。

  “我去煲汤了。”

  鱼头汤一定要用大火猪油熬制,汤才会像牛奶一样雪白,鱼头也要在油中煸一煸才更香。

  煲鱼头汤的秘诀就在这处。

  只是这香料中独独缺了胡椒,那可是做汤的好东西。

  可是胡椒贵如黄金,这年代就不想了。

  不过胡椒没有,还可以用猪油弥补和大葱弥补。

  待鱼汤咕咕的沸腾开时,一股子原真的鱼汤飘散开来,李宛不自觉的走到了厨房,看到了锅中白花花的鱼汤,当即咽了一口水。

  “姐姐,你这鱼汤熬的这样浓……”

  李宛探了一眼锅内。

  “对啊,对病人还是很好的。”这鱼头汤对伤口恢复自然是最快的。

  “姐姐,你又在做什么?”

  李宛好奇道,见李蒙正快速得切胡萝卜和莴笋丝。

  “只是鱼头汤不下饭啊,当然是有个凉拌菜,小八才能多吃点。”

  李蒙没有抬头,手中的速度并没有减慢。

  “三丝?”

  李宛眼睛睁得大大的,她觉得李蒙的手像是有法术,可以变幻出许多美味来。

  “等会你尝尝!”

  这都是些家常小菜,李蒙真正会的还没走拿出手呢!

  待饭菜都准备妥当,李蒙将饭菜都端到小八得屋里。

  小八也不知几时起了身,正端坐在床头,一脸无辜的望着她。

  “呵呵,不好意思,今日午饭有些迟,你先喝碗汤再吃饭。”

  李蒙一面笑道,一面将鱼头汤端到了他跟前,“你多喝点,伤口恢复得快。”

  这句话倒是真心的,李蒙于公于私来说,都希望小八尽快恢复,尤其对方还是个哑巴!

  等鱼吃了一大半,李宛已经喝了三碗温水了,又用手扇了扇风,舌尖还停留着浓郁的酸麻,告诉自己不能再吃了,可是筷子却停不下来,“姐姐……辣……好吃……”

  “你吃不了辣,日后我做的清淡些。”李蒙噗嗤一笑,脸不红气不喘的舀了一口酸辣汤泡饭。

  汤才是精华啊。

  这副身子虽然不是自己的,可是灵魂却偏爱麻辣酸香的食物,等她做成了麻辣火锅底料,才能吃到真正的美味。

  饭可以不吃,火锅一定要吃!

  “对了……姐姐,我们怎么忘了给小八留点儿,也不知他醒没醒?”

  李宛吃的满头大汗,这才想起这事来,她们姐妹两倒是吃的痛快,全然忘记了家里还有一个人。

  而且也没顾得上那个人醒没有?

  吃饭没有?

  “这……”

  李蒙显然也忘了这事,义正言辞道,“我怎么可能忘了他,这麻辣的食物不利于他伤口恢复,我吃完了给他煲鱼头汤,保证他伤口恢复的快!”

  李蒙这人有个毛病,吃鱼不喜欢吃鱼头,所以每次煮鱼都留了鱼头煲汤。

  “啊!姐姐你手艺真好!”

  李宛的眼睛如果可以冒小星星的话,那现在就是。

  “噗。”

  李蒙难得脸红,其实就是现代生活品质高了,对吃食得要求当然比古代的高。

  她会做的菜也是人从古至今反复经验上得来的,当然是好吃,这就是古人得经验。

  鱼头汤也是如此。

  “我去煲汤了。”

  鱼头汤一定要用大火猪油熬制,汤才会像牛奶一样雪白,鱼头也要在油中煸一煸才更香。

  煲鱼头汤的秘诀就在这处。

  只是这香料中独独缺了胡椒,那可是做汤的好东西。

  可是胡椒贵如黄金,这年代就不想了。

  不过胡椒没有,还可以用猪油弥补和大葱弥补。

  待鱼汤咕咕的沸腾开时,一股子原真的鱼汤飘散开来,李宛不自觉的走到了厨房,看到了锅中白花花的鱼汤,当即咽了一口水。

  “姐姐,你这鱼汤熬的这样浓……”

  李宛探了一眼锅内。

  “对啊,对病人还是很好的。”这鱼头汤对伤口恢复自然是最快的。

  “姐姐,你又在做什么?”

  李宛好奇道,见李蒙正快速得切胡萝卜和莴笋丝。

  “只是鱼头汤不下饭啊,当然是有个凉拌菜,小八才能多吃点。”

  李蒙没有抬头,手中的速度并没有减慢。

  “三丝?”

  李宛眼睛睁得大大的,她觉得李蒙的手像是有法术,可以变幻出许多美味来。

  “等会你尝尝!”

  这都是些家常小菜,李蒙真正会的还没走拿出手呢!

  待饭菜都准备妥当,李蒙将饭菜都端到小八得屋里。

  小八也不知几时起了身,正端坐在床头,一脸无辜的望着她。

  “呵呵,不好意思,今日午饭有些迟,你先喝碗汤再吃饭。”

  李蒙一面笑道,一面将鱼头汤端到了他跟前,“你多喝点,伤口恢复得快。”

  这句话倒是真心的,李蒙于公于私来说,都希望小八尽快恢复,尤其对方还是个哑巴!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