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妹妹,你去开门,这里我自己来就行了。”

  李蒙做菜的时候相当专注。

  吃货对待食物都持有执着一念。

  今儿得了这么新鲜的血旺,她不做一盆毛血旺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口腹之欲?

  肉片早就切的薄薄得,两面均匀的裹上了面粉和蛋清,又扔了几颗花椒进去去腥。

  血旺与豆芽,笋片,土豆片也过了水备用。

  等锅中的油温七八分熟了,肉片立刻下了锅,滋滋的蹦跶起来,很是欢快。

  趁着肉里外还鲜嫩着,眼瞅着刚过了血水,李蒙赶紧捞了起来。

  又将血旺与小菜都下了油锅,小菜的颜色瞬间明艳,依旧又捞进了碗中备用。

  薄薄的肉片整整齐齐的围着血旺绕了一圈,压制了色彩鲜明的小菜。

  外头的说话声时不时传进了厨房,李蒙一点也不在意。

  将香料,辣椒酱扔进去油锅里翻炒了几下,闻到了熟悉的香味,李蒙转身顷倒了少许熬好的老母鸡汤。

  哗……

  锅里就沸腾了!

  一把搂进碗中,李蒙又不忙不急的煎了油,火候差不多时,赶紧熄了火。

  扔下一把干辣椒段儿和花椒。

  “咳咳咳~”

  够呛。

  趁着油温滚烫,全部滋撒在了肉片和血旺上,滋滋滋……

  真是悦耳的声音,李蒙愉快的想着。

  “姐姐……咳,咳……好呛……”

  李宛这时候进了屋,一股油辣子香疯狂呛进了喉咙。

  “去掐一把香菜来。”

  李蒙微微一笑,看来这劲道不错。

  “哎……咳……你的恩人来了,我给他沏了茶,让他在大堂中歇着等开饭。”李宛忙应声,走了几步,又想起这事。

  不过那个恩人她总觉得有点眼熟,在哪里见过……一时真的想不起来。

  “哦,知道了。”

  李蒙点点头,她的心思还停留在锅里。

  “我这儿还有一个菜就成了。”

  等最后这道菜做完,润哥也差不多来了。

  “好。”李宛出了门。

  李蒙又将炖的鸡腿肉顺着纹理撕了下来。

  老母鸡喂养的时间长,又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熬的久肉质愈香。

  尤其这大腿上的肉,是最嫩滑的。

  放了白糖和蒜泥调了一下,必不可少的是她自己熬制的藤椒油,最后撒上点芝麻,大葱丝与细细的青椒段儿,椒麻鸡就大功告成。

  不是有句话吗?

  愈好的食材愈讲究简单的做法。

  椒麻既不过分,又可以保持鸡肉的原汁原味,还可以解腻味。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

  过了顷刻,李宛拿着香菜进了厨房。

  李蒙将香菜也洗干净后切成了段,撒在了毛血旺上,恰好压制了那呛人的麻辣香。

  “姐姐,润哥来了。”

  李蒙仔细擦了擦盘子边缘的油渍,“那就开饭吧。”

  “好咧!”

  李宛忙收拾着摆放碗筷。

  李蒙也解下了围腰,理了理衣衫,出了厨房。

  可以当普通得农女,可是这生活卫生还是要注意的。

  “李姐姐。”

  润哥碰头迎了上来,笑着接过了李蒙手上端着的菜。

  “你来了。”

  李蒙一笑,也不推辞,将手中的汤盆递给了他,“小心烫。”

  “不碍事的。”

  润哥摇摇头,麻利的将汤盆端到了大堂的桌上,灯早早已经点上了。

  李蒙转身又去端其他的菜。

  等入了客厅,见润哥正与摆放碗筷的李宛低头说着话,一名中年妇人端坐在一旁,局促的喝着茶,时不时的打量起了坐在上位的男子。

  那男子独自坐在那处,眉目间浮着一抹嫌弃的冷淡,正打量着这屋中的摆设。

  李蒙自然先去招呼了那名妇人,才对着那名男子道,“恩人还望不要嫌弃寒室简陋,粗茶淡饭随意啊。”

  李蒙倒是真没想到这人会来。

  她连他姓方姓扁也不知道,她现在考虑昨儿的邀请过于冒昧是不是太迟了?

  这人气场明显与这灰扑扑的屋子格调不搭啊,身上穿的是最普通的衣衫,可是他举手投足分明受了很好的教养,一直隐忍不发,也并未告辞离去。

  这人都来了,李蒙还能怎么样,只得笑脸迎人了呗!

  “还不知公子尊姓大名,总不好恩人恩人的一直叫!”

  李蒙最不习惯这古代的礼仪,动不动就点头屈膝,她明明角色是农女,偏偏还要学着这千金闺秀的做派,累啊!

  可总不能让对方以为自己没诚意吧?

  “鄙人姓……林,我瞧着姑娘不像是这地方的人。”

  夏云逸起了身。

  “呵呵呵……”

  李蒙连连假笑,避开了对方的询问。

  又招呼着众人,“王大娘,林公子,润哥,快入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润哥娘王氏本就是个乡野村妇,一直生活在乡下,连县城都很少进,这不听说润哥认识了两位姑娘,说啥也要跟着来瞧瞧了。

  就说刚刚开门的那位李宛姑娘就生的水灵灵的,她看着就喜欢,除了瘦了一点,什么都好。

  眼前这位李蒙姑娘更是了不得,落落大方。

  怎么看怎么舒服,而且还会做上这么一桌子菜,她下地干活多,做饭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哪里来的这么多讲究。

  何况见这宅院又大又宽敞,来的客人也生得这样出众,她乡下妇人的局促就愈发遮掩不住了。

  两位姑娘的肌肤瞧着细嫩,不像她饱经风霜,手上满满老茧。

  谁知李蒙还亲切的拉住了她,送她落了座。

  这一桌子菜,她是不敢动筷啊。

  她一个寡妇,带孩子不容易,见的世面少之又少,幸亏润哥懂事的早,扛起了家里的生计,她才能挺直腰背。

  犹豫的看了润哥一眼,李蒙已经将炖的一大块鸡肉给她夹到了碗中,“大娘,这个不辣,家常便饭,你随意一点,我们平时里也受了润哥不少帮忙,心中过意不去,您这顿不吃饱我们姐妹二人都睡不好了。”

  这原来是一句俏皮话,不过从李蒙嘴里出来却是诚恳的很,听得王氏心中乐开了花。

  可惜啊可惜,这样的姑娘,若是能嫁给润哥……

  都怪自己家穷,没给润哥念念书,这样天仙一样的姑娘又怎么会瞧得上自己的儿子。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