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这一夜毫无睡意。

  说不担心是假。

  翌日天还没有亮,李蒙就起了。

  江陵王来了飞云县这等小地方,落脚在何处。还用得着猜吗?

  “姐姐,你起来了?”

  李蒙刚出院门,就见李宛正在打扫鸡窝。

  “你这一夜没睡?”走近了瞧,李宛挂着乌黑的眼圈,双眼无神,更是连连打了两个哈欠。

  “没有,没有。”李宛连连摆头,强自撑起眉毛,“我只是没睡好罢了。只是因为担心姐夫……”

  与其说担心姐夫,还不如说是担心李蒙的处境。姐夫若是走了,李蒙可怎么办啊!

  “不用担心,我们先做早饭,等天亮了,你睡会儿,马氏来了就让她回去歇一天,今日不卖馍了,我去衙门打听一下。”

  李蒙觉得有必要知晓小八此时的处境,最重要的是她的处境,万一江陵王一个恼羞成怒,暗中下手,她们两姐妹别说做生意了,这性命堪忧啊。

  平民的命如蝼蚁。

  权势压人。

  李蒙不得不生了警惕之心,若她关怀小八倒不如说关怀自己。

  不过如果能与江陵王见上一回,表表真心,也未尝不可。

  自然,这又是后话了。

  吃过饭,李蒙执意自己出了门。

  果不其然,外面的街坊四邻正围在一起,交头接耳,双眼却是一直瞄着李蒙家的。

  终于见院门开了,各种目光接踵而至。

  李蒙倒是意料之中。

  “哎,李媳妇,你家昨晚怎么了?”

  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不怀好意的笑了。

  “就是,没发生什么事吧?我们乡下人,还第一次见到这么兵士呢,莫不是……”

  李蒙微微一笑。

  继续保持沉默。

  很快走出了胡同,又听到背后断断续续传来唾骂声,她也见怪不怪了。

  没成想,刚拐弯,就碰见了一个人。

  “表姑娘,奴婢可等你半天了,你终于来了。”

  来人一身藕粉色的锦衣,与李蒙一般无二的身形,不过身姿妙曼,倒是像极了她的主子。

  “有何事?”

  虽然这丫鬟穿得比她气派多了,不过输人不输阵,好歹这原主也是千金小姐,气质必须拿够呀。

  “我家姑娘在前面茶楼定了包间等姑娘一叙呢!”

  是祸躲不过。

  沈绮月重生后当然不会放过她这个恶毒女配,如今怕是来者不善。

  “那就去吧。”

  李蒙微微眯了眼。

  沈绮月是嫡女出身,吃穿用度自然比不得旁人,连茶楼也订的甚为清雅,也为难她了,在这么个小镇找到这么幽静之地。

  “还以为你不来呢?”

  沈绮月摆了摆手,碧云就躬身退出了门外。

  “怎么会,姐姐有请,不敢不从啊。”

  李蒙大大方方落了坐。

  沈绮月笑而不语,一双皙白的素手一斟一酌,就为李蒙倒了半盏清茶。

  又从一旁拿出一个盒子,“姐姐上次临走之时,不是问我用什么牌子得脂粉吗?这次来特意给妹妹带了来。”

  若不是知道这书中故事线,李蒙真感动,

  不过一个唱戏,看戏的也需要奉陪呀。

  李蒙惊喜道,“多谢姐姐。”

  “听说妹妹自己做了主,成了亲?真是不拘小节。”沈绮月晶莹饱满的指尖叩了叩茶杯,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来。

  明明是只小猫咪,还偏偏装起狐狸来了!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