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姐姐这样提起来,我也觉得不对劲。”

  李宛虽说是小姑娘,也是跟着李蒙也有一段时日了,这点皮毛还是学的有模有样的。

  “这些人争先恐后的来买,不管是对我们的生意也好,还是对名声来说,都是好事。我实在想不出谁有理由这么做?”

  李蒙特意看了一眼那几位摆摊的大婶,闲得都打苍蝇了。

  李婶张婶正得了红眼病,又见李蒙抬眼打量过来。

  恨不得上前抓烂她那张过分年轻的脸……

  凭什么都是摆摊,差距就这么大。

  凭什么她们叫卖的声音都哑了,结果还是没卖出去几个!

  凭什么她们想尽办法,就是一点都不影响那小蹄子的生意,这会子就被那小蹄子白白看笑话了吧?

  什么人啊真是!

  落井下石。

  “婆婆,我已经做好了饭,回家吃饭了。”李氏媳妇儿怯生生的在门口喊了一声。

  “吃什么吃!成日就只知道吃,没看见我忙了一上午了,就像个木头似的,只会吃喝拉撒……”

  这不正撞在李氏的枪口上了吗?

  李氏趁机顺着这话将憋了一肚子的气给抖擞个干净。

  李氏媳妇儿脸苍白了几分,身子有些摇摇欲坠,“婆婆,我……我……”

  “哎呀,你这李婶儿,今天这么大火气,你家媳妇儿给你家添了一个大胖小子还不是好事,怎么会没用……”

  张婶隔着街捂着嘴笑道。

  “切!就她会生,老娘不也是生了个儿子吗?就是她进门还没半年,我儿子就被抓去当壮丁了。气人的很,我说她啊就是克夫……”

  李婶一向骂惯了,说话也没个遮拦,这不见这儿媳妇越发不顺眼了,要不是柱儿还小,离不开他娘的奶水,看她不撵了这个病秧子。

  “你不是咒你家儿子吧?”

  张婶看热闹不嫌事大,这又挑起话头。

  “你说啥!臭婆娘,谁咒我儿子了,你就是嫉妒我家有孙子了。你家儿子还是老光棍呢!”

  李婶顿时不干了,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什么老光棍,我家儿子身份不一样,是童生了。日后那是要考取举人的,能随便娶一位山里的女人吗?那是以后配小姐的,哪像你家儿子只能一辈子当壮丁的份!”张婶瓜瓢一扔,撸起袖子就开始对骂起来。

  “啊呸!小姐?我还公主呢!想的倒是美!”

  这骂战又开始激烈起来。

  李蒙和李宛似乎习以为常。

  连观看的兴致都没有了,默默收拾了东西回了院子,就关上了院门。

  “姐姐,昨天李婶还气的起不了床,今日就精神抖擞的骂人了。”

  两姐妹开始做午饭,这才闲话起来。

  “你别小看她们,这乡下妇人身体可好着呢!”

  李蒙也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不过李蒙算是看出来了,几位大婶虽然喜欢在线作妖,可是还真是谁离不开谁!

  三个女人一台戏,说的是一点都没错。

  别看几位今日吵的厉害,明日怕就能如胶似漆。

  “可不是,估计也只有骂人才能让几位大婶精神焕发?”

  李宛捂着嘴笑道。

  准备烧火做饭了。

  “看来也是。这些妇人都好像没有下田干活,日子清闲了,是非就多。”

  李蒙颔首表示赞同。

  “午饭我们就简单点儿,弄蛋炒饭吧。”李蒙说话间已经麻利的打了两个鸡蛋下去,这鸡蛋才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食品,味道倍儿香。

  “她们是有田地的,现在还没有到农忙的时候,自然是有点清闲的。”

  好歹有一样她比李蒙清楚了。

  农民种地都是靠天吃饭,哪儿是你想种就种,这必须得等来一场大雨后,才能点种。

  春耕秋种,都是有说法的。

  “难怪不得。”

  李蒙翻了翻锅中金黄的蛋,两面都熟了。

  倒入米饭,来回铲了起来,等饭粒颗颗晶莹饱满,黄白相间,最后撒上葱花就成了。

  又煮了个酸菜粉丝汤,凉拌了一个豆腐就准备开饭。

  想着小八既然能起身了,就被李蒙强行搀扶着到院中吃饭。

  “小八,你这身体也该出门晒晒太阳,一来补充一下钙,免得晚上睡觉抽筋,二来活动活动筋骨,对你血液循环也是有好处的。”

  端起碗,李蒙就正儿八经嘱咐道。

  “姐姐,钙是什么?还有什么血……环是什么?”李宛咬着筷子,一脸求知欲的望着她。

  咳,咳,她怎么忘记这是古代,怎么解释这个小丫头才明白?

  “钙还有血液循环就是我们身体里的东西,你记得晒点太阳对身体有好处就行。”

  李蒙不打算越描越黑。

  “哦,哦……”

  李宛一脸崇拜的看着她。

  李蒙难下夜咽。

  她这个穿越者真失败,别人都是全程装逼,她表演的在线翻车。

  没有金手指,没有智商逆天,更没有手动撕渣,只能凭点现代常识唬唬小丫头。

  “咳,咳,小八,你快吃,吃完和你商量件事儿。”

  李蒙扒拉了一口饭,这才想起正事来了。

  小八没有作声,显然啊,这是默许了。

  李蒙满意极了。

  这小八对她们得抵触越来越少了。

  她可不能继续藏着小八了。

  小八生的这样牛高马大,那些想打她们主意的匪徒,看见家中有男人必是要掂量掂量的。

  相对来说她们姐妹就安全多了。

  可是小八是以什么身份待在这里,可愁死李蒙了。

  要知道,这是古代。

  忌讳多。

  虽然她不在乎名节什么的,可是她毕竟“诱拐”了一个小丫头,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那丫头的终身大事考虑考虑……

  今天的蛋炒饭软但是不失嚼劲,再加上豆腐的清香正好化解了口中的油腻。

  楚靖渊心情不错,吃了整整两碗,才有耐心听一听这个女人又在算计什么。

  “咳,那个小八,我也问你许多次了,你家在哪里,你都不记得,对吧?”

  李蒙见机道。

  是又怎么样?你捅了我,还不许我赖着吃喝?

  “你看你一位大男人藏在我们家中不太方便,对吧?我没别的意思,我也没撵你走啊。”

  撵我?

  我也不走。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