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成亲不能省。”

  小八眼皮都没有抬,修长的指尖似乎停留在了书上。

  “嘿嘿,小八……你听我……”

  “饿了,快去做饭吧。”

  他是理所理当的把她当成了老妈子使唤了?

  李蒙如何成了大龄女青年,就是觉得明明自己什么都可以做,需要男人来伺候的吗?

  独自美丽也很好。

  可是……

  我忍,这两天就让你暂且满足一下大男人的思想。

  等成了亲后……

  李蒙无声无息的退了出去。

  随波逐流容易,可是一直做自己却很难啊。

  这两日自然是忙的脚不离地。

  尤其是成亲的前一晚。

  李蒙已经累的腰酸背痛,四仰八叉的瘫躺在床榻上。

  李宛很是贴心,为她备好了热水,等她洗漱完毕后,又为她捏肩颈。

  “姐姐,今日那个李家媳妇……我觉得……”

  欲言又止,不过李蒙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说她做事不麻利?还是为人太内向了?”李蒙被她捏的昏昏欲睡,好不容易才回了一句。

  真是太舒服了。

  李宛的这个手法放在现代可以开店了!

  “都有吧!我看她像是没做过什么活计的样子。”

  李宛不是嫌弃,只觉得找了帮工,李蒙非但不轻松,还接连好几次给她擦屁股。

  比如揉面的水太烫,饼子炕得太干……

  “无妨。”

  李蒙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多做几天,就熟练了。”

  “姐姐不介意,我也不介意。”李宛点点头。

  想想自己也给李蒙拖了不少后腿,也不见她嫌弃自己,所以李蒙这样想完全不出乎意料。

  “以后唤她冬梅吧,在我这儿做事,都只做自己就好。”

  李蒙在彻底合上眼睛前,还嘀咕了一句……

  “李姑娘,快起来了。”

  李蒙睡的正香甜,就见床头模模糊糊站着个人影。

  她想翻身过去,再接着睡。

  突然又意识到不对,睁开眼睛,屋中才突然亮了起来。

  “你,你谁啊?”

  李蒙看了眼前一名胖墩墩的妇人,面上的脂粉怕是要刮一层下来吧。

  小心脏有点受不了。

  “李姑娘,你不怕,这是我特意为你找来的喜妇,专门为你梳头打扮的。”

  说话声从房间的角落传来,原来王大娘也在。

  “这么早?”

  李蒙探头看了看,外边的天还没有亮啊。

  “新娘梳头也讲究时辰的。”

  王大娘笑盈盈的迎了上来。

  “快起来。”

  “……”

  李蒙还未拒绝,身上就被王大娘套上了喜服,这件加小八的那件可是二两银子啊,李蒙的心在滴血,她不是小气的人,只是为了穿一次,花这些个钱,太不值当了。

  心疼归心疼。

  还不是为了顺利将小八娶回家,这银子花了就花了,还能怎么办?

  “等等,你梳头就行了,上妆我妹妹来就行了。”

  洗漱完毕,李蒙对这名妇人深表怀疑,她的脸红得像……自己真接受不了。

  李宛从前在沈府里给李蒙装扮惯了的,正好这喜妇也带了胭脂水粉来,她来做准没错。

  李蒙是个手残党,加上古代的化妆品也比较粗糙,她也就不折腾自己了。

  “姐姐,我来了。”

  此时李宛端着一碗汤圆进了来。

  “这是我一早就起来做的,姐姐你尝尝。”

  “好。”

  汤圆意味着团圆。

  李宛的心意她知道,还有她更怕饿上一天,所以她干脆连汤汁都喝完了。

  “好了,头发成了。”

  喜妇的妆容虽恐怖,可这双胖乎乎的手却是灵活的,很快将她平时随意束在身后的头发编成了精致的发髻,衬的李蒙的脸又小了一圈。

  “还挺好看的。”

  李蒙是女人,不管什么年纪,这爱美之心还是有的。

  “那可不,这喜娘是我特意打听了好多人才给你选的。”

  王大娘乐呵呵说道。

  也看了一眼镜中的李蒙。

  忽然又生出了看一块璞玉的感觉。

  “辛苦了。”

  王大娘赶紧依着规矩将红包塞给了喜妇。

  “祝新妇百子千孙,万事如意。”

  本来李蒙的婚礼就是简陋的不能再简陋了,就是拜个天地,送个洞房就行了,其他的一概不用。

  不过李蒙听到这祝福语时也不由有了几分欢喜。

  难怪不得成亲是人生最大的乐事,她一个假成亲都感受了这种喜悦之情,还别说是真的成亲了。

  “姐姐,已经上好了妆,你瞧瞧,还满意吗?”

  李蒙的思绪才飘了回来。

  镜中的女子双目含情,正红的朱唇衬的肌肤甚为白皙,脸颊染上了一丝薄薄的红霜。

  “不错。”

  简单又大方。

  正合她心意。

  其实也是这幅身躯生了一副好皮囊,随意一打扮,看起来都十分出挑。

  “哎呀,我梳过几十个新娘子的头,从未见过这么美的新娘子。”

  喜妇也欢喜极了,她方才揣了揣沉甸甸的红包,心中满意极的,由衷的赞叹道。

  “那是,我姐姐确实是美人。”

  李宛才想起她看惯了李蒙素面朝天的模样,都忘记了她从前在沈府有多扎眼,与沈绮月一直是各有千秋。

  “嘴甜。”

  李蒙没成过亲,虽然知道这是假的,可是经不住她们一捧,又想起这是正宗的古代婚礼啊,她怎么着这辈子可能就只有成这么一次亲了,要高高兴兴的度过才行。

  “盖上喜帕,等时辰到了拜了堂再回来。”王大娘笑道。

  她们还早趁着这个时间将房间好好布置一下,红烛,撒帐……

  李蒙在喜帕下见她们来来回回忙碌的走着。

  睡意就涌了上来,连打了几个哈欠,她靠着椅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啪啪啪……

  一阵鞭炮声惊醒了李蒙。

  她一个激灵。

  映入满眼的红瞬间让她放松了下来,她擦了擦嘴角挂着的口水。

  明明是假成亲,居然有些紧张……

  见鬼了。

  明明就是假装嫁给一个小屁孩。

  用的着紧张吗?

  这种事,没经验,以后多了……

  啊呸,没有以后,这种事不需要经验。

  李蒙立刻端正了脊背,她才是当家做主的人,清醒的脑子得有!

  “新娘子,外面宾客都来了,我搀扶你去大堂吧……”

  喜妇不知什么时候进了来,搀扶起了李蒙,朝着门外走去……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