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姐姐,你看……”

  李宛帮着抬轻的凳子,才出院门,就见隔壁几家门口进进出出。

  热闹得很。

  “哦?她们这是要……”

  李蒙微微一笑。

  倒是没有想到,那几名妇人也跟着她依葫芦画瓢,做起生意来了。

  “这儿人本来就不多,她们摆这么多摊位……”说不担心是假的,李宛又尝试过那几名妇人的厉害,怕是存心膈应她们姐妹二人。

  不就是为了抢生意吗?

  这段路偏僻,行人本来就少,就算有行人路过刚好饿了,怕也没有多少机会走过来……

  不过那袁婶是好几日不见人了。

  又多了一位面生的年轻妇人,正远远的与李婶和张婶打招呼。

  看起来亲密的很。

  “这不是正常的吗?”

  李蒙无可厚非,“你可听过一句话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什么意思?”

  李宛追问道,又往火炉里加了木炭。

  “就是说从前有位叫塞翁的人……”李蒙一边煽火,一面缓缓道……

  “故事完了。你知道这故事是什么意思吗?”

  李宛听的津津有味,猛然听李蒙抽问,回过神来,“是不是告诉我们坏事也有可能是好事?”

  “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不过了。她们几个摆摊,不管卖什么吃食,这条街定会比从前热闹些,热闹自然就会吸引人过来,日后这个地段的价位就水涨船高……”

  李蒙笑了笑,锅中的热气一升,刚揭开锅害,一股卤香味就窜了出来。

  弥漫在整个摊位上。

  “你看着火,慢慢炖,我去炕饼子。”李蒙拍了拍袖口,进了屋。

  李宛在外面看顾着摊位,就见那几名妇人也将摊位弄好了,原来一家卖烧饼,另一家卖云吞,还有一位也卖肉夹馍!

  那几名妇人虽说私底下是统一了战线的,可是跟着她们卖肉夹馍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门对门。

  户对户。

  李宛心中不快,可是又不愿招惹她们,李蒙让她多看书,要她多学学书中的道理。

  虽然李宛不知道李蒙让她学来干什么,可是好像听她的也没有错处。

  做个会读书的乡下姑娘?

  “卖云吞咯……客官快来尝一尝……”

  李宛皱着眉头看去,正瞧着张婶朝着路上的行人频频招手,格外殷勤。

  “又好吃又便宜的云吞咯,有过路过千万别错过……”

  噗!

  她这是在买云吞还是买艺啊?

  李婶心中鄙视,顿时清了清喉咙,“芝麻烧饼,芝麻烧饼……两文一个,两文一个,又脆又香……”

  拼声音大有什么用!

  抢生意要用脑子!憨娘们一个。

  就凭那小蹄子做的一个小小的肉夹馍,就得六文钱!

  她做的烧饼才两文钱,一样又香又脆,成本也低。

  你说说赶路的客人要买贵的离谱的肉夹馍,还是汤汤水水的云吞?

  她李婶才不学那两个憨娘们,还有那王氏,卖什么不好,也学人家卖肉夹馍,那不是给那两个狐狸精当托吗?

  你不说卖五文钱一个,就是三文钱都嫌贵。

  有卖相没有卖相要香味没有香味,果然是寡妇命,这哪儿能卖出去!

  她昨晚就知道那两位卖什么了,一个劲的怂恿她们。

  这日后这条街一定是她生意最好,她都盘算好了,两文一个,她一天起码可以卖二三十来个吧,卖不完的,她又去街口叫卖,主要是便宜管饱啊。

  越是这样想着,心中越美滋滋。

  连同看到那两位狐狸精有说有笑,她都一点不气。

  这年头,谁挣得了钱,谁才能挺直腰杆说话。

  只是今日行人尤其的少。

  路过几名巡逻的捕快,瞧都不瞧她们一眼,就径直朝那摊位上去了。

  这生意专门送上门的,她们嫉妒都没有办法嫉妒,只得暗中翻翻白眼,唾上几口唾沫过过干瘾。

  府衙的人,她们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招惹啊。

  袁大姐的教训还历历在目,看老娘年轻个十来岁,比那些个小蹄子不知道强多少倍!

  等府衙的人走后,几个婆娘没有生意,干脆就你走到我那儿瞧瞧,我走到你那儿逛逛。

  “老娘天不亮就起来了,如果这些东西今日没卖出去,还不得被家里的男人骂死,浪费了好些钱。”

  李婶这样说着,可是神色却没有担忧。

  “你糊弄谁呢!你家男人我还不晓得,前几日你一生气,都把他老娘赶走了,还敢骂你?”

  张婶显然不信,又忽然凑近了她,“我听说是有捕快来了,你们才让你家老娘回去的?”

  “说起来就有气。那些捕快说县太爷下了死令,飞云县也不允许有老人横尸街头的事发生,影响县太爷的美名。啊呸!胡说八道呢!”

  李婶想起来这事就不舒服,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撵走那个老不死的东西,怎么又惹来了捕快,这下动不了这层歪心思了。

  “我说你吃哑巴亏了吧?”

  张婶神神秘秘一笑。

  “什么哑巴亏?”

  李婶听出了弦外之音,“你赶紧说。”

  “那夜我正从外头回来,看见那狐狸精与捕快们说说笑笑的从外边回来,她的妹子还在大门口等着,你说不是她告的状还能有谁!”

  张婶低了头,悄悄的说道。

  “好呀!难怪我说天都黑了,那些捕快早不来。偏偏那个时候来了,那臭婆娘真是吃饱了饭,没事干。”

  又想到一向彪悍的袁大姐也被她轻而易举的教训了一顿,她能怎么遭?

  可是吃了这个哑巴亏,心里像猫抓一样。

  难受。

  憋火。

  “你别去招惹,可怜袁大姐被无辜教训了一顿,这街坊四邻的还不知道怎么看她笑话呢!她都没脸见人了。我说你你也别死碰,有那些个昏了头的男人护着,你啊……就受着吧!”

  张婶看她脸色越来越白,嘴边的笑意越来越大。

  仇恨,是拉的嘛!

  “那个小蹄子,老娘总有一日要收拾她!”李婶信誓旦旦的说道,转头恨恨的瞪着那李氏姐妹。

  “你别生气啊,我还瞧见过好几次那个小蹄子时常偷偷摸摸塞东西给你老娘吃,就在你家后门,别说你不知道。”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