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方才我们姐妹在外面听你们说的热闹,现在我们姐妹来了,诸位又不敢当场对质,难不成是说的假话?”

  李蒙厉色道。

  这躯体虽是年轻了些,可是骨子里的气场却改不了。

  什么样的灵魂铸造什么样的躯体。

  众人倒是一声不敢吭了,看样子这个丫头是个厉害的角色。

  这本来就不关他们的事,他们何必为了李婶这个泼妇得罪了她。

  “你,你还有你不是刚才都说看见了吗?难道还怕她不成?就算背后有谁当靠山,可是人证物证俱在,谁又敢徇私枉法?”

  李婶急了,指着其中几人问道。

  早知道这些墙头草不可靠,可万万没想到这么不靠谱。

  这还没进公堂呢?

  个个就不敢吱声。

  她这出戏还怎么唱?

  “我今日是看见了李姑娘的妹子给李姥姥饼子吃。”张婶心急了,原本她可不想出这个风头,可是这眼看就要事要黄了,没人推波助澜可不行。

  “哦?张婶亲眼看见的?”

  李蒙脸色缓了缓,“请问你在几时看见的?”

  “酉时。”

  李婶脱口而出。

  小蹄子,这还想难倒我,我的眼珠子可是日日落在你们二人身上的。

  “现在是什么时辰?”

  李蒙接着又问。

  “刚打更的路过了,亥时。”

  张婶不明所以,还是不悦的说道。

  “请问张大夫,李姥姥是中的什么毒?”李蒙再没有看向她。

  “我原来以为是食了老鼠药,催吐后,发现竟是石头粉,虽然要不了性命,可是病患年纪大了,至于她的神智什么时候清醒还不知道……”

  张大夫抽开了扎在李姥姥身上的银针,又给她喂了一粒解毒药丸在嘴中。

  “啊……石头粉……”

  “那,那是什么……李姥姥居然吃了都没死……”

  “是啊,是啊,真是命大!”

  啊!

  李婶暗中掐了掐掌心,这死老婆子命大,她买的老鼠药怎么变成了石头粉!

  难怪不得这么久都没有断气!

  “石头粉?”

  李蒙也有些疑惑。

  “我原来以为是老鼠药之类的,可是催吐出来的东西可不像,我又仔细看了看,就是普通的石粉而已。”

  张大夫继续说道。

  他是大夫当然是据实以告。

  “请问这石粉有毒还是无毒?”李蒙又问道。

  “按理说没有什么毒性,可是李姥姥年纪大,吃了不消化,或许梗了一口气冲上了脑才会如此!”张大夫又道。

  “啊,原来是这样?只是她怎么会误食了石头粉?”

  “对啊,对啊……这就奇怪了!”

  众人又转变了风向。

  “你还不承认你害我家老娘,你把石头粉掺杂在饼子里,骗我家老娘吃下,居心何在?”

  现在可不是讲道理的时候,就算上不了公堂,可是她李婶也绝对不能吃了这哑巴亏!

  “吃了石头粉要三四个时辰才发作?”李蒙看也不看她,又接着问张大夫。

  “应该是即刻发作。”

  张大夫回道。

  “可是张婶婶酉时看见我妹妹给李姥姥饼子吃,现在都亥时了,这未免……”

  说不通呀。

  李蒙的目光扫过一脸不自然的张婶。

  “其实很简单,这石头粉是不是我们姐妹下的,去我家看看就行了,这种石头粉我瞧着倒是像老鼠药。”

  最后又直勾勾的落在了李婶脸上,“什么人接触过这种石头粉,肯定会留下端倪,我们姐妹二人问心无愧,就请瞿捕头亲自查看查看附近的人有没有这种石粉,再一一查问……”

  这是给他找事啊!

  瞿清流眯起了眼。

  “明明是你,关我家什么事,凭什么查我家?”

  “就是,我家可没有给李姥姥吃的?”

  众人一听,纷纷不干了。

  “刚才各位婶子都说看见我们姐妹接触李姥姥,可是这几天我也看见好几位婶子都与李姥姥说过话,我们怎么知道你们给没给过东西,害没有害过人?话都是你们说的,现在也轮到我们说话了……”

  李蒙说的是理直气壮,瞥了在场的众人一眼,“何况张婶和李婶那日被我撵了出门,心中定是记恨下了我,这个时候她们说的话更是作不得数!我怎么知道她们是不是血口喷人,诬陷于我。”

  口齿清晰,逻辑清楚。

  “如果查出谁家有这石头粉,这李姥姥请大夫的钱就……”

  这一层层剥下来,众人目瞪口呆,又你你的反驳不得,通通涨红了脸。

  “凭什么我们说话不作数,还有没有天理了!”

  半晌,李婶便哭天抢地起来,这个小蹄子,不好对付!

  “就是,就是,一码归一码,你别诬陷我!”那日被她撵出门的事又再次提起来,张婶又失了面子,这不气恼才怪。

  “瞿捕头,您看怎么办?是挨家挨户得查,还是……”

  李蒙扬了扬眉,笑了起来。

  “查什么查!这深更半夜了,我们还要睡觉呢!何况李姥姥又不是中毒,不就是消化不良,瞎折腾!”

  有汉子顿时不满起来,明日一早还要去做工呢!哪儿有闲工夫被捕快审问?何况查家底……

  不行,坚决不行!

  “就是,我说李婶儿,你也别一惊一乍的,这大夫李姑娘也请来了,还给李姥姥看了,你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吧!”其他人也附和道。

  开玩笑,你家请大夫,还想让大家出钱,想的美!

  你想想,哪家哪户没有点老鼠药?

  到时候有嘴也说不清了。

  “回了,回了,明儿一早还要开工呢!”

  这男人一说走,家里的婆娘就呆不住了,得了眼色,还不等瞿捕快说话,很快就走了个精光。

  连张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走的,就剩下李蒙姐妹二人。

  “瞿捕头,我想了想,乡亲们的话是有道理。既然李姥姥没事,我也不计较这够不成诬陷的诬陷了。”

  李蒙客气说道,又从袖口中拿出了一串文钱,递给了张大夫,“也不知够不够,如果不够明日我再给您亲自送去。”

  “不妨。”

  张大夫接过了那串文钱,“明日来拿药再给吧。”

  “多谢。”

  李蒙点点头,“妹妹送送张大夫吧。我还有话对李婶说呢!”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