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张叔,我们可是说好的了价钱,怎么才走了一日,你就变了卦……”

  李宛语气焦急,虽然二两银子不多,可是说涨价就涨价,这不是明摆着坑她们吗?

  “我可没变卦,姑娘你说话要有良心,昨夜这么大的雨,路上还不知怎么难行呢!不过区区二两银子,你们也忒小气了!”张叔眼睛一瞪,看着围观的人愈来愈多,趁势抬高了下巴。

  “姐姐,我们就给他……”

  李宛毕竟是小姑娘家,还是要些薄面的,很快就妥协了,可李蒙不是啊。

  “这样吧,我们就走到这里,这是五十文,算给你的车马费。”

  李蒙和气的说道。

  “明明说好五两银子,怎么成五十文了?你们不要欺负我老实人,休想这样打发我!”

  张叔顿时嚷嚷起来,“大伙来评评理儿,这两位姑娘也是大府出来的,说好的把她们送到江陵给五两银子,可谁知昨儿下了一夜的大雨,路那么难走,我的马也吃不消啊,不过让她加二两银子就不行了!昨儿我一刻没停赶了一天的路,就给我五十文,不让我拉她们了,她们真缺这二两银子吗?”

  张叔是瞅着她们二人年纪轻,捱不住脸皮薄,神色间愈发得意。

  “看她们穿的衣衫料子不差啊,怎么这么抠门…….”

  “就是,这些有钱的就爱榨我们平头百姓。连区区二两都舍不得…..”

  “我看她们哪儿是缺钱?是缺德啊,这位大叔也不容易,这样就打发人家回去…….”

  围观的人纷纷指指点点,满脸不屑。

  “你们听听大伙儿说的,你们两个姑娘家这么不明事理,你们再加二两银子,我保证安全把你们送到!”张叔拍着胸脯道,都这种时候了,这两人怎么也得答应了吧。

  斜着眼觑了她们二人一眼,不答应?唾沫星子都得淹死你们!

  “你,你……”

  李宛来没遇到这么颠倒是非的人,不止坐地起价,还伙同这么多人污蔑她们,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噗!”

  李蒙忍不住笑出声,对着李宛道,“妹妹,我瞧着大家都不缺这二两银子,既然大家不缺,又可怜张叔,你们就给他二两银子,也可成全你们不缺德的美名!我们姐妹二人出远门可没有带多余的银两,张叔若是不让我们走,我们就一起去官府说道说道。”

  “呸,你们姐妹坐车,为什么要我们出钱?”

  “谁家的银两是大风刮来的啊?神经病啊……”

  围观的人们不免一怔,后知后觉指着李蒙的鼻子骂道。

  “关他们什么事,你们就是欺负我人老实!”张叔万万没想到,这两个丫头片子这么倔,这么多人的唾沫星子都淹不死她们!尤其那个年长的,嘴巴真是厉害。

  “姐姐,要不我们就给他吧?这么多人看着…….”

  李宛看着这么多人恶狠狠唾骂着她们,凶神恶煞,心头不免露了胆怯,悄悄的说道。

  “别怕,姐姐保护你。”

  李蒙拍了拍她的手背,才挺直了脊背,提高了声,“大家说得有道理,既然是我们姐妹二人坐车,车马费的事又与你们何干?不如这样,大家要出主意也行,这银子大家也要出,别个个站着说话别腰疼,二两银子足足抵上一家人一个月的生活费了,你们个个都想当县太爷断别人的私事,也别在这处站着,有本事去公堂坐着!”

  李蒙这番话说的没有婉转,也不客气,戾气人人都有,谁也不是软柿子,任凭你三言两语就拿捏了去!

  她本来就不是十七八的姑娘,虽然顶着这张年轻的脸,语气却十分老练,“当着这多人在,这是五十文。你好生拿着,若嫌不够,去府衙也好,直接去咸阳沈府说理也行!”

  “你,你……”张叔竟然没见过年纪轻轻嘴皮子这么厉害的,喉咙像是被一块木头塞住了,出不来气,十分难受。

  “咸阳沈府?好像听说过……”

  “沈大学士…..难怪我听着耳熟,大学士可是有学识的……”

  “大家继续看热闹。”李蒙冷着脸,唤过那两名镖师开路,“我们姐妹二人就先行一步。”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

  张叔气的话都说不清了,“你们等着,我一定去沈府!”

  李蒙停了停脚步。

  到底是个丫头,还不是被他唬弄住了,张叔忍不住得意起来,“你们怕了?我回去就让沈府在咸阳丢脸……”

  蠢不可及。

  李蒙转头扬眉一笑,头也不回的道,“那正好,是你半路坐地起价将我们姐妹扔下,如果我们姐妹二人在路上有何闪失,正好缺个源头,你就等着沈府追究吧!”

  “你,你…….”经李蒙这么一说,张叔才想起了这一层,这到手的生意竟然就这样黄了,悔的肠子都青了!

  不行。

  “你们别走,我不加价行了吧,我来都来了……”张叔软了态度,周围的人见热闹看得差不多了,虽然不得劲,最后只得慢慢散去,原本还以为有场好戏呢!

  李蒙直接装作听不见,对那两名镖师道,“你们若是觉得银两少,也可以现在结了银两。”

  “我们南方镖局是咸阳城里有名的童叟无欺,讲究的就是信誉二字,既然谈好了价格,万万没有变的道理,这以后谁还敢让我们运镖。”

  那两名镖师其貌不扬,可是说起来话来头头是道。

  他们二人面上无异,心中则是惊讶这两个丫头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轻轻松松解决了问题,也不简单啊。

  “今日就不走了,等我雇了马车再继续赶路。”李蒙发现找个靠谱的车夫也重要,赶时间找的多半不靠谱。

  “好,都听姐姐的!”

  这时候的李宛简直对李蒙到了俯首听令的地步了。

  本来她觉得这场闹剧多少有些难堪,可是此时的张叔在身后不断乞求她们,李宛就觉得浑身舒服。

  日后看人一定不能光看表面,她哪里晓得看起来老老实实的张叔,竟然是这样的人!

  幸亏早早露了面目,若是山野半道把她们丢下如何是好?

  想起这来,李宛才后知后怕。

潇湘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