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书院公众号

  “好好说话。”

  县太爷的声音不大,可是衙门内各处都能听见,李蒙也顺势垂下了眉。

  这个县太爷似乎不近人情。

  心里隐隐约约有个谱。

  李宛的家人为什么会千里迢迢的赶到这个地方?

  疑问多多。

  第一他们如何得知李宛已经赎了身。

  第二他们又如何知道李宛在飞云县,而且还准确找到她们两人份住所。

  第三他们来这儿肯定需要路费花销的,为了区区二十两,这么劳神费力,还要出动这么多人?

  看起来还是亏的多。

  所以不是背后有人指使他们,那是不可能的。

  至于是谁——

  李蒙心中也有数,想不到男人也这样小肚鸡肠。

  让李蒙也有些郁郁不快。

  被退婚的明明是她好吗?

  再者她这副身躯眼下不就是骗了个婚,还没有做出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作是作了一点,也不至于被原书男主咬着不放吧。

  这原书男主哪里是君子,是小肚鸡肠的小人还差不多。

  虽然对方很喜欢给自己加戏,可李蒙根本没必要配合对方吧。

  “这个是自然。眼前这三个人说我家妹妹是他们的亲人,昨儿更是实施了绑架,幸亏我妹妹机灵,逃了出来。今日又闯入我家中要人,真是没有把大赢的律法放在眼中。还请大人做主,给民女与妹妹还一个公道。”

  “你胡说,明明就是你阻拦我们不让见我的亲孙女,我的孙女一定被她骗了,才会不认我们,求大老爷做主呀。”

  陈老妇不甘示弱,立刻磕头,声泪俱下。

  “本官断案,可不是听你们谁的一面之词。”这话听的出来县太爷不太高兴了。

  “大人英明……我们还是用证据说话吧。”李蒙附和道。

  她是现代人,对于古代如何认亲的方法当然是了若指掌。

  完全是扯淡。

  “那就滴血认亲。”

  县太爷这句话来的及时,落在了李蒙的心坎上。

  “大人英明。”

  李蒙这不动声色的拍马屁是不是丝毫不违和。

  不过县太爷明摆着不吃这套,根本没有回应。

  “姐姐……”

  耳畔传来急切低语,李蒙充耳不闻。

  “她还敢滴血认亲?我们陈家出来的人还有假的不成,化成灰老妇也认得!”

  陈老太眯起了眼。

  滴血认亲的办法好。

  要知道赔钱货可没有姐姐。

  难道是她们联手起来耍什么手段?

  好不容易闹到县太爷跟前,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对方怎么会突然提起。

  陈老妇越想就越不对劲。

  又仔仔细细端详了李宛几眼。

  眉眼与那短命鬼一个样,对,她断然不会认错。

  可是天底下相似之人何其多,也许……

  陈老妇的心有些坠坠难安起来。

  “是真是假,都由县太爷说了算。”

  李蒙向来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她自诩可没有高尚的节操。

  何况——

  血液中含有很多成分,但其中很大的比例是水。

  所以血液滴入水中,很快就会‘散’了,哪有血液融不融的说法?从常识来看,无论加什么血,在水中都可以溶在一起。

  她是现代人,这些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

  电视剧小说中的滴血认亲都是扯淡。

  什么溶血法,滴骨认亲都是古代人信奉的一种方法而已,那也是心理安慰罢了。

  要想不溶,加点盐或者酸醋。

  要想加快溶的快,加点明矾。

  古人想必没有实验精神,要不怎么会拖到了现代才被人发现。

  在古代,李蒙与这些古人讲科学原理,除非她嫌寿命太长。

  入乡随俗。

  李蒙揣着明白装糊涂。

  “既然大人应允,那就开始吧。”

  正是李蒙的自信,让瞿清流歇下了心。

  看来真是这三人认错了人。

  强行掳走她妹妹。

  也不亏他这样信任她。

  这样想着,眉目就松了一分。

  “如今也只有这个法子,就准了。”

  县太爷没有过多为难。

  这就对了嘛!

  这个县太爷虽然多半被那小肚鸡肠男收买了。

  不过好歹对她不是一味打压。

  否则李蒙这满肚子的谎话无处诉说。

  “认就认!我老妇一大把年纪,就想来见一见我的孙女,还有错了不成!”

  陈老妇信不信邪都不碍事。

  她已经前后想了个一清二楚。

  要不是来通知他们的人,额外给了五十两,他们也没有这个闲心啊。

  来这趟,赚了五十两也不亏。

  那个丫头是不是也不重要。

  “娘,你说话这么软干啥,有县老爷在,她们想哄骗我们,不可能!”

  陈秦氏不满意了,要不是这老太婆昨儿走不动了,昨天他们几个就应该雇个车将那贱丫头绑回陈家村。

  七十两银子在手中不香吗。

  “你懂什么!”

  陈老妇虽然对儿子百依百顺。

  可是对媳妇就不一样了。

  陈秦氏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别以为她不知道这陈秦氏的算盘,就是想将她撵出门。

  想的美。

  她打死也不走。

  所以这件事就算是黑的,她也要编成白的。

  既然来都来了,也要把戏唱完。

  待清水一上来,陈老妇急忙拿起细针。朝着自己拇指就要扎上去。

  “大人,为公平起见。我也应该查。”李蒙又道。

  “准了。”

  县太爷难得这样爽快。

  李蒙却一愣。

  “方才他们不是诬陷我们姐妹二人勾结捕快吗?这水是瞿捕头备的,不如我们换换如何?”

  这个时候,还是马虎不得。

  她肯定不会把妹妹交出去的。

  所以还是得万无一失。

  “好啊,随便你换几回水,该是我们陈家的人就是!”

  陈二生正要开口,就被自家婆娘抢了话头。

  蠢透了。

  别看县太爷不动声色,可是一不动刑,二不多言,也任由他们几个吵闹,换作平时,可能吗?

  估摸着有人帮着打点了。

  否则他的口信又怎么出现的那么及时。

  “咳。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为好不讨好,老娘不远千里,陪你跋山涉水,还不是为了挣些银子贴补家用。

  陈秦氏心中是怨气重重的。

  可是想到陈二生的性子还是不敢造次。

  谁让他是自己的男人呢!

  该忍还是得忍。

  尤其在这么多外人跟前,可不能驳了自家男人的面子。

  “换什么换,我们放心县老爷的安排,就这样滴血了。”

  陈二生扯着嗓子道。

潇湘书院公众号